首页 > 泉州空港 > 云海漫谈 > 正文

遇见一段诗一样的泉州
2018-07-31 11:00:00   来源:   评论:0
\
文:吴艳
    年少时第一次跟随家人从山区返回泉州,记得那是个初春的傍晚,夜雨夹着丝丝冷凉,雨脚风声轻轻摇动着树枝,当风再次吹起的那一瞬间,一辆从末见过的“边三轮”载着客人从旁边擦身而过。行走在磕磕绊绊青草石上的车子“咿咿呀呀”响个不停。记得是从东门入城,空气是湿润的,街面也是湿润的,街两旁有一连排卖水果和各式点心的铺子,铺子里悬挂着昏黄的电灯,灯光映在湿润的青草石铺旧街上,叠合在一起照成桔黄色的倒影,古旧的味道、古老的古城,似乎行走在古代。
    天有多蓝,海就有多远。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说起泉州是座富裕的海港城市,华侨很多,繁华深处有许多“正港”的洋货。回来之后,感觉到比大人们讲的还要繁荣。回头对视繁闹,一刹那竟然永恒。那时觉得整条中山街车水马龙络绎不绝,简直如居身香港九龙,甚至比香港还要香港。一间间商铺紧密挨着,其间服装洋货店居多,清一色晋江石狮产的高仿港货,仿得有模有样的,少男少女穿在身上,嗅出一身的“港味”。那洋装店里的老板娘,头发烫得蓬蓬松松的,穿着店里最时髦的美衣靓裙,戴着金晃晃的“珠光宝气”,扭转着蜂腰,俨然当起了模特儿,有着“王婆卖瓜”的感觉。
\
    当年我家居住在临近一座幽雅自傲的清代没落贵族的古厝旁,那是座典型的闽南红砖古大厝,四面厢房围抱着一个方方正正的天井。前埕有一块空地,一口公用井,供着左邻右舍共同使用。黎明的曙光或者深夜的月光下,总有一群男女老少拿着各式打水的小桶,在井边排队,将桶放进井里,左摇右摆,再用力一提桶索,打满一桶水,井水冰凉清冽,于是洗脸涮牙,告诉人们一天的生活从此开启或结束了。记得古大厝的后落有栋两层半的“番仔楼”,楼前有个小花园,花园里有个葡萄架。夏秋时节,木架子上挂满了串串绿色或紫色的葡萄,缠绕一丈高。葡萄成熟时,“番仔楼”的女主人总会拿些葡萄到古大厝来分给孩子们,那葡萄挺酸的,但水分挺足的,孩子们挺满意的。“番仔楼”内还有位会弹吉它的翩翩少年,透过砖缝可以偷窥到那张单纯的脸上,半懂半不懂地读到那充满末定的远方和诗篇。总是要到他在家时候,才能听到那吉它声,总是不厌其烦地反复唱着齐秦那风头正盛的《大约在冬季》,也许是练习曲,也许是独爱此曲……忧伤婉转,颇为动人。尤其是冬季来临的时候,天空阴沉沉的,清冷的风吹在脸上,十分应景。此时的我会悄悄来到古大厝“出砖入石”的外围墙边,悄然驻足,聆听他在花园里弹唱《大约在冬季》,听着听着,热泪刷一下子直流到了心里。听到此情景,感觉到地心的火热,感觉到冬天里的一把火。那一刻,每句歌词简直是一把锤子一样在敲打着一颗年轻的心,半亩少女春心活生生被弹奏了。还有那令人心醉的旋律,更何况弹琴的还是个翩翩少年抑或君子。
    在泉州过节仪式感超强超丰盛,譬如大年初一,这是一年中最好的日子,家家户户迎春纳祥,万端欢喜。我常常被喧天的爆竹声炸醒。醒来之后走至古大厝前埕,只见厚厚的一层鞭炮纸,红红的铺满一地,有种彻悟过后的忧伤,像极了《红楼梦》里故事的结局。但还是特别喜欢古大厝里各种各样的祭祀活动,祖宗牌位前摆了满满一大桌如山般的供品,三牲五果六斋,荤素搭配,炫丽登场,十分隆重。蒸好的米龟,甜粿,面丝等等,我们看的津津有味。泉州人超喜欢炸东西,只要能炸的食物统统下油锅里炸,炸它一个金黄。譬如:炸排骨、炸鳗鱼块、炸醋肉、炸菜丸子、炸枣……吃在嘴里,脆、香、甜,馋极了!只要看上一眼,味蕾便躁动起来了,这世上,数“色”与“味”最能勾人心魄!每次祭祀结束,家里都会分到一盘炒米粉或是炸醋肉之类的,给我们这些孩子们打打牙祭,真是无上的美味,我们把每次的祭祀都当作上天的馈赠。\
    每逢周末,父亲就会带我去“中菜市”,这是我小时候快乐源泉之一。中菜市在百源路和泮宫之间(现在的文庙所在地),当时是市区最繁忙的菜市。各种山货海鲜,蔬菜水果,小吃摊点应有尽有。我最感兴趣的是菜市里一家味道绝妙的“面线糊”店,每次去,父亲便将我寄放在店里,要上一碗热乎乎的香气袅袅的面线糊,糊里加一断卤小肠熟食什么的,再配上一根油条再好不过,铺子里的老板娘动作麻利的在面线糊上洒些浸泡过当归的白酒以及白胡椒粉、青蒜末调味等等。糊而不烂,糊得清楚,那味道好到地老天荒,美好生活不过是一碗面线糊。等我吃得满头大汗,甚至“热泪盈眶”且心满意足地静静坐等父亲到来,分外慰藉。
    回忆少年时泉州的生活,感觉那时的刺桐城,就像一帧发黄的老照片,古旧得耐人寻味。时间不曾提醒,也从未停止,它一直悄无声息地在运转。我将一直带着美好的回忆,穿行在古城与新城之间。正如木心先生诗里写的:“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宁愿走的慢一些,尽管慢,但是踏踏实实。慢生活、慢节奏,相信推崇“慢”理念的木心先生假如来到泉州,往这古城一站,定然会像我一样,第一眼便喜欢上泉州。一起感受古老而又优雅的古城气质,一起把生活过成歌的旋律、花的颜色,过成诗一般的日子。虽然过去那些日子,厝边头尾过得都大体相似,鸡零狗碎鸡飞狗跳的,但那慢悠悠的时光,最值得回味。时间就像河流一样,在缓缓地流淌,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它都会默默地露出笑靥,一秒一刻在慢慢地行走着。人生最美妙的且是遇见自己、遇见花季、遇见一段诗一样的泉州,愿此生所有的遇见终不被辜负。
关键词: 泉州 段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