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云海漫谈 > 正文

扬州:名人美景总相宜
2018-03-26 17:08:06   来源:   评论:0
\
扬州,从来就与风月、诗歌、琴音沾边,历代文人墨客写它画它。至今那些久远的遗迹、那些亦真亦幻的故事恍若昨夜的雨依稀可寻。
2400多年前扬州就是一座城市了,那是战国之前的春秋啊!“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出自幽谷,迁于乔木。。。。”当时的扬州人应该已经“小雅”“大雅”起来了吧?
扬州,从来就与风月、诗歌、琴音沾边,历代文人墨客写它画它,具体写了多少诗文,画了多少丹青,估计至今也是笔糊涂账。漫步其间,哪一处找不出名人的足印?扬州虽在江北,其风韵却酷似江南吗,有才子,亦不缺佳人,有了这两者,风流韵事当然不会少。
杜牧的瘦西湖
虽说从御码头上船,走的是乾隆路线,然而我并不羡慕前呼后拥的乾隆。倘若让我当一回唐时的杜牧,倒是十分乐意。此君重亲情,胞弟在杭州患眼疾,他从东都洛阳带了医生前来探望,百日官假过期了,他还不走,弃官在扬州享受着“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的悠闲生活。
\
\
杜牧迷恋扬州,一半是为了这湖光山色,一半是为了美女如云。他吟咏扬州的诗歌很多,最有名的应该是这首《寄扬州韩绰判官》:“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到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在瘦西湖的游览水道上,过了五亭桥,迎面而来的就是为乾隆祝寿而建的熙春台,而熙春台边上就是二十四桥了。这二十四桥其实就是一单曲拱桥,要不是杜牧的诗,这种在江南司空见惯的桥是很容易被游人略过的。如今我们对文字的魅力已经心存疑惑,然而,至少在唐诗宋词里,文字的魅力是不容置疑的。连曹雪芹写《红楼梦》,描写黛玉思乡时,想到的也是“春花秋月,山明水秀,二十四桥,六朝遗风。”这扬州的桥影和月色,看来总是让人过目难忘了。
今日瘦西湖上有画舫,一帮老人在舫中唱着扬剧,他们如果是自娱自乐也罢了,弄到这里当民俗风情真有点不合时宜。至少杜牧是要反对的。与如此美景相伴的应是泠泠七弦的古琴、无风而让人心动的洞箫啊。否则,谁还有闲情追问: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如为谁生?”
瘦西湖的美适宜静赏。在郁达夫的扬州梦里:“扁舟擦过,还听得见草的鸣声,似在暗泣。 ”文人的审美尽管有点夸张,却会让人恽然心动,由眼前的景想到遥远的人或事。
从二十四桥开始,瘦西湖拐了个弯,悠然北去。前面就是“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那座山,山名叫蜀岗,坐落着欧阳修的平山堂、鉴真和尚的大明寺。
 
扬州的瘦西湖与别处的湖不同,它更像是一条河流,时放时收,极清俏婉约,加上两岸柳色迷蒙,花影憧憧,有亭台楼榭隐约其中。这样的幽雅景致下,从古到今有多少春心荡漾?
 
都是因为有了那些名人,以及他们留下的遗迹和轶事,表面看来不能令人讶异的山,竟有了前朝的唐韵宋味。蜀岗的文化积淀之厚恐怕连五岳都得羡慕呢!
 \
欧阳修的平山堂
早在公元457年的南朝时期,蜀岗就有了大明寺,200多年后大明寺出了个大名鼎鼎的高僧鉴真和尚。大明寺内有一座栖灵塔,很招人,远远地就让人喜欢上了。有许多名人登临过,唐代的李白、白居易、刘禹锡;宋朝的欧阳修、苏东坡、秦少游……这些人物哪一个不是在中国文学大堂上稳坐一席!他们咏唱蜀岗、咏唱扬州的诗篇至今依然让人玩昧不已。其中,李白等人不过是到此一游,发发感慨就又云游四方了。欧阳修与蜀岗的关系则不同,他在扬州当太守,有长住的打算,于是在大明寺旁构堂筑室,作为游宴之所。这平山堂为敞口厅,面阔五间。堂前有石砌平台,名为行春台。欧阳修常携好友和美女来此饮酒赋诗,堂上“坐花载月”“风流宛在”的牌匾就是对这段历史的注释。何谓“坐花载月”?那就是最古老的击鼓传花呀。欧阳修自诩文章太守,其“玩酷”的功夫远胜今人。夏夜月下,百盆荷花,嘉宾围坐,让歌伎摘花瓣传客,每朵花的最后一瓣传到谁的手里,谁就要饮酒一杯,赋诗一首。这就是欧阳修的仲夏夜之梦!欧阳修是随遇而支的享乐主义者,对此人们应深信不疑。
其实,欧阳修的际遇算是坎坷的。由于支持革新,他在保守派得势后就一贬再贬,先是从京城贬到湖北夷陵,后贬到安徽滁州,留下名篇《醉翁亭记》,一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成了他享乐主义的宣言。待到他再贬到扬州时,显然已成为赏玩山水、“游戏”人生的高手。滁州的醉翁亭不是他建的,只是应琅琊寺住持智仙和尚之约,写了一篇“作文”而已。到了蜀岗,他显然想拥有一个私家醉翁亭,那就是他自己设计建造的平山堂。在这儿可眺望西湖烟柳、波光塔影,以及更远处的如练长江。左有大明寺的晨钟暮鼓,右有西园的美泉鹤影。也难怪他要如此自得:“平山栏槛崎晴空。,山色有无中,手植堂前杨柳,别来几度春风。文章太守,挥毫万字,一饮千种,行乐直须年少,樽前看去衰翁。”
北宋政坛挺好玩,对于贬谪的官员从来不是一贬到底,大约每一二年再贬一次,欧阳修才在扬州过得有滋有味,这不,一纸调令又来,这回去的是颍州(今安徽阜阳)。欧阳修的闲情逸致好像从来不受搬迁的影响,到哪儿都能找到乐子。风尘仆仆才到颍州,第二天他就去“物色”山水去了。见当地有一个杂草丛生的湖,就让人除草清淤,遍植瑞莲,以杨州瘦西湖为蓝本,重新打扮颍州西湖。你瞧,他又开始诗兴大发了:“菡萏香清画舸浮,使君不复忆扬州.都将二十四桥月,换得西湖十顷秋。”欧阳修这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真的很值得我等学习。
在平山堂边上有一“鹤冢”,颇引人注目。后有碑文:  “清光绪十九年(公元一八九三年),住持星悟和尚,在平山堂前鹤池内,放养白鹤一对,后雌鹤因足疾死亡,雄鹤见状,昼夜哀鸣,绝粮而死。星悟感其情,葬鹤于此,并立碑云。世之不义,愧其禽。”
风雅之地必有传奇。欧阳修离开扬州之后,蜀岗上的传奇何止“恩爱双鹤”一例。只是无暇一一细述罢了。
 \
石涛的个园
扬州园林比起苏州园林来,团体赛恐怕要落后,单项赛却可能超前。尤其是位于扬州盐阜路的个园,给人“园林绝唱”的感觉。在我的印象中,园林通常是花窗借景、环阁凿池之类的把戏。然而,个园不同,有点邪乎。用石头花木能在有限的空间里堆出一年四季的景色来,非艺术大师不可为也!
探听之下,果然有来头,明末清初的山水画大腕石涛是总设计师。原来只听说扬州的片石山房是石涛的“业余手笔”,看来个园该是他呕心沥血之作了。
让一个见识广,又极具创新精神的画家来设计园林,必然有奇思妙想。石涛以石笋插入竹林,暗喻雨后春笋;在荷花池畔叠以湖石,过桥进洞似人炎夏浓阴;以黄石叠成起伏假山,配以丹枫林木,引入登山远眺,秋高气爽大概就是这等感觉;冬景采用宣石堆垒似积雪未消。透过冬山西墙的圆形漏窗,可窥见修篁弄影的春色,平添了几分冬去春来的喜悦。个园的整体设计十分形象地体现了“泰山宜游,夏山宜看,秋山宜登,冬山宜居”的诗情画意。以个园之小巧玲珑竞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可见其独创性的影响之大。个园分峰用石的造园手法至今依然是中国园林艺术的经典范例。
说来个园只是清嘉庆年间两淮盐总黄至筠的私宅,黄至筠爱竹如痴,“个园”之名乜源于“个”类似竹叶。他每日悠闲漫步于四季景色中,随时可在宜雨轩、抱山楼、拂去亭或住秋阁中品茶会友,真是逍遥自在,快乐如仙。眼前的石涛山水立体画,当年只让一个富商享用了未免可惜。好在今日,我等也可以在里面感受山水清音,品嚼中国山水画大师的“师造化”、“用我法”的绘画思想,可谓三生有幸!
 
石涛年轻时四处漂泊,饱览名山大川,搜尽奇峰打草稿,晚年时才来扬州,此时他在绘画艺术上的成就已闻名遐迩。他善用墨法,枯湿浓淡兼施并用,以苍郁恣肆的独特风格著称。

相关报道:

关键词: 扬州 美景 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