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艺术空间 > 正文

楮颖流芳,以温以平         ——胡温平书法之路晬语
2018-03-27 09:59:18   来源:   评论:0
\
胡温平简介
胡温平,毕业于福建教育学院中文系,2012年结业于中国书法院书法研究生课程班。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泉州市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惠安青年书协主席,泉州电视台《收藏泉州》栏目专访。
书法作品获全国第八届中青展一等奖、21世纪全国首届书画展三等奖,入展第三届赵孟頫书法节、第一回中韩交流展、全国第二届流行书风展、涌泉国际书法大展、全国第四届扇面展、全国第三届草书展、全国首届陶渊明奖、全国首届乾元杯书法展、第十一届全国展、全国第四届草书作品展、全国第二届行书作品展。
美术作品获第二届福建省写意画展三等奖、福建省第七届青年美展三等奖、福建省中小学美术教师国画小品二等奖、福建省中小学教师美术作品展二等奖、“意之大者—第四届福建省写意画大展”优秀奖,入展黄慎奖全国中国画展、“意之大者—第三届福建省写意画大展”。
\
文:陈国明
我与温平相识近二十年了,对他的书法之路算是比较熟悉的,承他不弃,嘱我作一小文。却之不恭,兹就个人所知所见略述一二,希望对喜欢他的作品的朋友能有所助益。
唐代的刘知几在他的史学名著《史通》中提出“史才须有三长……谓才也,学也,识也”。说的是史学,其实不管是做学问还是从事艺术创作,凡欲有所成就,这三长就缺一不可。
梁启超说:“美术一种要素是发挥个性,而发挥个性,最真确的莫如写字。如果说能够表现个性就是最高的美术,那么各种美术,以写字为最高。”这里的个性,鄙见以为即才字。
温平的才气无疑是高妙的,他的个性无疑是强烈的。二十二岁即斩获第八届中青展一等奖,这是当时大多数书法人苦练十年也难以企及的高度。那胎息米南宫而增其跌宕并辅之以丰富墨色变化的作品,个性张扬才情四溢,呈现出倔强的、激荡的、甚至是躁动的气息。这应该是一种敏感的艺术气质,冥冥中契合了世纪之交的挣脱束缚,追求自由的时代精神,因而得以脱颖而出。
可惜才高不入俗人眼,曲高难免和寡,普罗大众因科举考试所崇尚的“乌、方、光”的院体书风的流毒,对于书法艺术的审美水平普遍不高。在他们看来,温平此作结体如醉汉,用笔似狂刷,用墨又时而如土豪炫富,时而如贫儿空囊,真是丑得不堪入目。于是乎在获奖之后的几年里质疑者有之,嘲讽者有之。
太早形成个人风格未必是好事。假设温平得此大奖已届不惑,那么他大可坚持并强化这种风格,一招鲜吃遍天。可是彼时他甫逾弱冠,他显然不甘心就此自我设限,他要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他的笔端有太多古人的甚至是时人的影子,这在入门阶段无疑是必要的也是必然的,但在登堂入室的过程中,它就会慢慢形成一种威权的笼罩,它会让你无所适从,他会让你迷失自我。温平清醒地知道求新求变方能成其大,他要挣脱这牢笼,他要自己走出一条新路。这是“影响的焦虑”,温平知道,解决办法就是“拆肉还母,拆骨还父”(董其昌)。
质疑声中探路的过程是孤独而寂寞的。转捩点发生在2011年中国书法院的脱产进修之后,在这前后的两三年里,他内心的苦闷,冲突和挣扎,体现在书作上就是行笔速度偏快和飞白的增多。他不断地向经典汲取养分:二王,旭素,圣教,王铎……有如冲锋陷阵,他在左冲右突中思考。
张怀瓘在《书断》中对虞世南和欧阳询作如下月旦之评:“虞则内含刚柔,欧则外露筋骨,君子藏器,以虞为优。”对此,温平显然是拳拳服膺的。这是他识见高人一筹之所在。他以圣教为骨肉,王铎为气血,重塑了脱胎换骨一般的笔墨形象,他一改此前的偏方偏露偏薄的颇见锋芒的用笔,换之以圆浑藏锋厚重的低调内敛的风格。书作渐渐呈现出他所孜孜以求的沉着痛快的风貌,同时又有一种温润、平和的气息氤氲于楮墨之间,让人感动。
\
才高识远以勤学为本,否则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在实践上,温平信奉“大树理论”,其要有五:时间,不动,根基,向阳光,向上长。简言之,即把时间花在正确的事情上并持之以恒。温平每天的练字时间几乎都在四小时以上;沉潜,是他性格里的特质;他的身上又有一股“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的韧劲。才高,学勤,识远,有此“三长”,何事不能成?事实证明,近三年来数次极具含金量的全国性展赛的入展,就是对他变法成功的最大肯定。
临池之余,温平还兼习绘画篆刻。他画山水,凭借纯熟的书法技巧和独特的艺术感觉,纵情挥洒,在写意中展示胸中丘壑。他画的山是动的,翼翼若飞;水是静的,渊渊如静。笔下的杂树参差多态,草屋掩映其间。那是传统文人心中的桃源,那里可耕可读。正因为这种独特的笔墨面貌,温平的写意山水很快在福建省崭露头角。在我看来,假以时日,他的画必将骎骎乎直追宋元,于画史占得一席位,识者当不河汉斯言。
艺术是相通的,温平的篆刻也因为他对线条的敏感把握和经营位置的细致处理而出手不凡,惜不轻奏刀而作品不多见。
如果你就此以为温平只是个技法狂人,那就错了。选择源于学识,温平的艺术自觉和艺术选择都是建立在他对书法史和绘画史的熟悉把握之上的。而且他并不满足于专门史,他买下中华书局的全套二十四史,既读且抄。言谈中常以历史得失为鉴,行动上更是以历史人物为师,诚可谓读史得间。
“少年把酒逢春色,今日逢春头已白”。温平年届不惑,二毛虽侵,逢春则属幸事。俗话说,男人四十一枝花,温平的艺术之花开得正艳正旺!
\

相关报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