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云海漫谈 > 正文

海长城
2017-07-25 15:26:26   来源:   评论:0
\
吴 艳 
唐代诗人王昌龄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每次读到这首诗的时候,我眼前都会出现一幅画面:烽火连天的年代,长城也一定不寂寞,有许许多多的将士驻扎在长城,那时候的长城有人间的烟火,在一个温暖的没有战事的夜晚,将士们会干些什么呢?在长城上散步,一起仰望澄澈的夜空,辨认家乡的方位,天空哪颗星子亮了?又哪颗星子黯淡了?这时候有人吹起了芜笛,那幽怨的笛音由远至近悠悠传来,长城安静了,无人说话,唯有笛音飘散在长城的每个角落,让将士们的心更凄惶,让夜空的星子更寂廖。正是“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我的家乡泉州也有一座“长城”,它位于惠安县崇武镇,崇武古城的城墙样子与北京的长城特别相似,处于泉州湾和湄洲湾之间,面对台湾海峡,雄关巍巍,形势非常险要,历来是中国东南海疆的军事要塞,主要功用是防御工事,可住兵、屯兵器、观察敌情和防御。
每次到崇武我都是奔海而去,在海边长大的我,触摸过大海四季的面庞,领略到海的白天和黑夜,站在沙滩上看着眼前起起伏伏的海水,仿佛在诉说倭寇入侵时海战的激烈,那曾经被鲜血染红的海水啊,是大海心痛的表情……。
我登临古城墙上,一刹那有时空交错站在万里长城的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古代的战场。站在古城墙上往海远眺,可以看到位于古城南侧的“中华石雕工艺博览园”,这座公园是一处荟萃石雕精品的主题公园,公园收藏有不同艺术风格的石雕艺术精品数百件,这些石雕雕刻了如四大名著的人物形象,他们与古城、大海浑然一体,独具匠心。当你极目远望你会看见在公园和海岸之间有一片枝繁叶茂的木麻黄,郁郁苍苍,并不漂亮,直直的树干,细细的叶子,有点儿像松树,但没有松树那么劲拔雄伟,远远地看去,像笼着一团薄雾,仿佛一位上了年纪的妇人罩着面纱,不让人看清她苍老的容颜。
一次偶然,因工作上的原因,我重新认识了木麻黄,才发现自己知识的浅薄。那一天,我到惠安赤湖国有防护林场去实地了解单位运行情况。走近林场,就被那绿色静谧的气息吸引,那天天气超好,昨天刚下过一场雨,天空的云比较多,太阳没怎么露脸,海风并不凛冽,林场工作人员老李带我来到海边的林场,这样的天气来海边的林场,非常舒适。老李是一位老护林工了,他从参加工作就一直待在林场,护林工作给了他黝黑的肌肤,长期劳作的双手粗糙而又有力。我们行走在各种树种构成的“绿网”中,愉快的闲聊着,微风拂面,时而有不知名的鸟儿浅吟低唱。“这里真舒服啊!”我不禁感叹,老李介绍说这里是崇武海滨森林公园的一部分,这座公园是以国有林场为依托,充分利用林场森林资源和现有保存的零星碉堡、战壕以及美丽的海岸线建设起来的省级森林公园,拥有山、海、林相得益彰特色,又与惠安石雕文化和惠女文化相融合,十分有旅游价值。
“你既然来到海滨林场,树林里走走,我再带你去看看大海,怎样?”
“好啊!”我愉快地答应了。
在树林里我们走了大约一小时,老李介绍了许多树木的养护知识,接着我们就开车离开树林,往海岸方向驶去。一路绿荫掩映的一排排屹立着都是木麻黄,整齐划一,规矩不二,像是等待检阅的士兵。它们的树干尽是显其遒劲,树皮如鳞片,片片都被岁月洗礼过,叶子像针状一串串的,默默地铁笔似的直指着那又蓝又高的天空。它结的果实像一个个细小的狼牙棒似的,与松果比较一下显得很寒酸。
“老李,为啥要种这么多的木麻黄,它们一点也不好看啊!”
“呀!你可别小看了这片木麻黄,它们可是我们林场的宝贝啊!我先带你到海滩上感受一下,你就知道木麻黄是多么重要了。”
一到海边,一阵凛冽的海风就扑面而来,我的长发一下子就被吹乱了,吹散了,远处海的波涛一浪接着一浪,大风把这片木麻黄硬是吹成绿色的波浪,声音似千军万马掠过,有雷霆万钧之势,有所向披靡之感。此刻,天色也没有刚来时那么好了,乌阴乌阴的,海滩上杂乱地攀爬着一些植物,沙滩上的沙子粗大咯脚,沙滩上除了我和老李外,空无一人。空气中一团团一缕缕的灰色雾岚在木麻黄缭绕着氲氤,飘散着树林腐叶的气息。夜色中,感觉老李就是那木麻黄中的一员。原本想拿出手机来一通猛拍的我,看到眼前一番景象顿感无力。
“怎么样?有比较了吧!”许久许久,我怔在了那里。我揉揉那酸涩的双眼,海是那么宽,树是那么高,而我何其渺小。
“你刚才在树林看到的那些美丽的树木和景色,可都是木麻黄的功劳啊!”
“这木麻黄生长迅速,萌芽力强,对土地条件要求不高,它的根系深广,具有耐干旱、抗风沙和耐盐碱的特性,因此成为热带海岸防风固沙的优良树种。可以说如果没有木麻黄在这里挡风沙,就没有我们林场的其它树种。”
据悉,木麻黄属于常绿乔木,高可达30米,大树根部无萌蘖,树干通直,直径可达70厘米,树冠狭长圆锥形;树皮在幼树是赭红色,较薄,喜光,属炎热气候。耐干旱也耐潮湿,在瘦脊沙土上能速生,且又抗风力强。据《新华本草纲目》载:木麻黄药用功效为温寒行气,止咳化痰,用于疝气、寒湿泄泻。
在与老李的谈话中我还了解到,赤湖林场辖区的主要海岸大港湾,是惠安县风沙危害最严重的地区,也是福建省的六大风口之一。建场50多年来,他们在条件十分恶劣的沿海沙滩上营造了12公里长的沿海防护林带,有力地抵御台风和海潮侵袭,很好地改善当地生态环境,保护了当地沿海近20万群众生产生活。近年来林场还与中国林科院热带亚热带林业研究所与澳大利亚相关机构与专家合作,将全球选育的180多个木麻黄国际新品种引入赤湖林场进行培育。目前,已在种苗基地内育苗1万多株。国际种源资源库的建成,加上赤湖林场已有的良种基因库,如今,惠安赤湖国有防护林场的木麻黄种质资源量是全球最大的。
天生我材必有用,死了依然是可用之材。每一棵树富有生命不同意义,坚强的木麻黄虽然没有漂亮的形态,也没有名贵的经济价值,它没有榕树的百年,松柏的千年,更没有古槐的万年。可它却能认认真真在干旱、贫瘠的土地上茁壮成长,它抗盐渍,也耐潮湿,贫瘠的的海边沙地成为它生长的乐园。它不怕台风,更喜海风,海边的木麻黄更比山岗上的浓郁些,而且苍劲而挺拔,平添了几分庄严和肃穆。它以顽强的名义成为抵抗风沙的首选。大港湾,这片常年风沙、贫瘠的沙地,挡不住木麻黄顽强的生命力,一片占地面积6000亩的木麻黄防护林横空出世,远远看去仿佛像一条绿色的长城,蜿蜒在长长的海岸线……
作为生命体的木麻黄,竟然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它不懂哲学,也不知晓文学,但它造就了大港湾一条条绿色的“海长城”!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不管冬有多寒,夏有多长,风有多狂,日子有多寂寞,数着日月星辰,咀嚼着酸甜苦辣,木麻黄用自己丑陋的身躯,紧紧团结地站成一片,任凭骄阳烈日、狂风暴风、霜寒冰冻,在它们身上摔打,吹折它们的胳膊,甚至卷走它们的生命,但从不低头,继续用尽洪荒之力抵御了风沙、台风和海潮侵袭,它们不计得失地荫蔽着沿海老百姓的生产生活。记得有一首小诗这样写道:“隐约看见绿色的旋律,在大树的树冠上,也恍然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林间的小道上传响。一个能听到绿色声音的人,就是天使。在森林中散步,树是绿的,草是绿的,就连天空仿佛也是绿的……”一棵树尽力而快乐地活着,活成参天大树,活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木麻黄是这样,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相关报道:

关键词: 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