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云海漫谈 > 正文

烟雨五店忆流年
2017-05-03 16:13:45   来源:   评论:0
\
文:蔡安阳
万垠晴空,云聚而雨至;千年古厝,雨洗而新红;百年古树,强劲而青翠适时勾起路人思绪,驻足青石板铺就的古韵街道,忆往事流年。
岁月模糊了记忆,珠雨碧帘拉远了记忆之处,摇曳在五店市斑驳的年华里。推开岁月之门,被搁浅的童年时光里,看到奔跑在古厝中的小男孩儿,他欢快的笑声回荡在古老的街道中,鞋踩青石板,回响如鸣,心神荡漾,编织成最美的音符,诉说着生活在这片古老街区里人们幸福的生活。秋日明媚的午后,小男孩儿在外婆的蒲扇下,嗅着鸡蛋花的清香编织着七彩的梦境,那时候他的世界是那么地小,小到抬头看到天空,远眺看到青山,脚踏青石板路,手指触碰得到红石白砖砌成的墙壁就感受到了活着的全部意义,那时候不懂得什么“出砖入石”不懂什么“厝角飞檐”只知道这里是家,生于此,活于此,葬于此。了了一生,再无其他念想。玉兰花开了一年又一年,小男孩儿已不再是翻上开满爆竹花高墙,爬上古树枝桠的孩提,冥冥之中另外一种声音召唤着他,让他想要走出五店市这片老街区,走出晋江,走出福建,去感受世界的壮阔波澜。
折一支玉兰花,拥清香满怀;翻一页日记,在氤氲的雨夜缱绻难免。当脚步踏离那片生养孕育的土地,心也变得漂泊无依。多少次在梦中瞻仰红石古厝飞扬的屋角,多少次目光追随隐隐数行归雁不舍离去;多少次在梦中寻着外婆的歌声,感受五店市涴然别墅的小家碧玉。“从土里长出过光荣的历史,自然也会受到土地的束缚”离开五店市,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给予灵魂归所。我开始想念草木葱笼的青阳山;开始留恋那些雕龙刻凤的闽南古厝;开始着迷于记有五店市古今传奇的书籍。我从没有如此认真的钻研过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直到我离开的那些年,距离让我更加了解了它,更加热爱它,那些挥不散的乡愁便是萦绕着童年记忆的每一个地方。记忆中,时空将我拉到童回荡着戏曲声的大古厝中。记得小时候为了能够去大古厝听戏,放学后早早的完成作业。有一次大古厝里要上演高甲戏,为了能够赶上头场,我放学后直奔大古厝,一边趴在光亮的石埕上写作业,一边看工作人员准备道具,演出结束后已是傍晚,再母亲的呼唤声中,我匆忙之中丢了作业本。第二天,老师听我说把作业丢再了大古厝,只当我是为没有完成作业编造借口,心中颇感委屈。但经历这件事后发誓要好好学习,好一阵子不敢走进大古厝,只能在路过的时候放缓脚步隔着出砖入石的红墙听院内唱响悠扬婉转的戏文。我相信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归来,归来是为了更好的相守。
 水墨染芳菲,丹青诉衷肠。大千世界,万般旖旎,也无法阻挡我归家的步伐。几年后,我再次回到魂牵梦绕的青石老街,再次触碰那冰冷的凝聚着无数历史的红砖白墙。我闭上眼睛,被这座古老建筑的灵魂环抱,那时候我才真切感受到,我的血肉早已融于这片土地,我的灵魂早已魂归于此。是何吸引我归来?是何让我眷恋?是与生俱来对家乡的牵绊?不,我深知不仅如此。是五店市古老的建筑群?不,五店市并不是我所见过的唯一的古建筑群,若说规模,它可能比不上蔡资深古大厝,若说年代,它也许比不上眉山观山村古厝群,但是唯有五店市是独特的存在。细究根源,我想唯有一个“韵”字方能解释的清楚。五店市它所拥有的并非是这些历史遗留下来的不会说话的冰冷建筑,而是活的灵魂,一砖一石无不展示着神韵、灵韵、气韵。悠远的历史、古老的文明、精湛的工艺均在它所庇护的子孙中不断传承。所以古厝虽古却没有被人遗忘,老街随老却别有风情。
归来之后,我用毕生所学回报养育我的故土,与此同时,我各加执迷于这座古老的街市,更加喜欢古厝带给人的庄重与神秘,我热爱它就如同我热爱文学一般,欲罢不能。于是,我开始执笔从文描绘出五店市的点滴过往,记录下它每一幕美好如画的篇章,在文字与画面的交织下,我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渴望,我渴望有更多的人可以了解它,爱上它,我渴望那些和我一样出生在古厝的年轻人能够将它根植在内心深处。门楣下,那几个厚重正楷大字,是我的全部乡愁,那种抵达心灵的归宿感。原因就是如此。
微醺捧烟雨,忆流年如旧。秋雨少了春雨的缠绵,没有夏雨的急躁,为老街区点亮另一番风景。雨滴沾染了花香敲打着我的雨伞,循着香我仰望墙头摇曳着的红火的花,这些花花草草伴着老街多少年未曾改变过。想到这儿我收起了伞,像花草树木一般沐浴着清冷的秋雨,我的“根”也会因此扎得更深吧。

相关报道:

关键词: 流年 烟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