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云海漫谈 > 正文

食在一起
2017-05-03 16:08:30   来源:   评论:0
\
文:吴艳
周杰伦的歌曲《珊瑚海》唱道 :“转身离开你有话说不出来,海鸟跟鱼相爱,只是一场意外……”喜欢听歌的人,听到这首歌的旋律忧伤婉转,节奏又特别有现代感,也许突然灵光闪现出记忆中某个美妙时刻。歌词“海鸟跟鱼相爱”,这么的熟悉字眼,应该是来自著名诗人泰戈尔的诗《飞鸟与鱼》中的“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距离是一种尺度,无限的尺度是一种永恒。风高过天空,深海不涟漪。一个在天飘逸,一个深沉海底,没有任何交集,多么无奈而遥远的距离啊!有道是:真水无香、大爱无痕。人、自然、宇宙莫不如此!一江海水收尽蓝天白云,思念无岸可寻。然而鱼与飞鸟却能相爱吗?寻找、追求、捕捉、拥有,爱情、决绝、博大、纯粹;在一起,无法抵挡。这样的爱情是多么的稀有,正因为它的稀有,令人难以割舍,难以忘怀,一入肺腑,可慰肝肠,一入记忆,终身难忘。美食亦是如此,人与食物之间的感情,有时胜过人与同类。它也总在不经意间唤起一些情感,一些细节。一直以来味蕾带我去旅行,旅途中,有些食物奇妙的在一起,鲜美无匹,也给我的味蕾留下了无法抹去的感受,成为我舌尖上的记忆。啖食美味,犒劳味蕾,简直堪比亲人,如影随行,滋养一生。快活,餍足。在一起,有关食物,只闻其香,肃然起敬,行文以兹聊以解馋。
古语云:口之子味,有同嗜焉。美味在一起,谁能不爱呢?一天,我收到微信里传来的一张“艳照”,马上顾不得矜持了。内容是一锅煲汤,此锅汤用深棕色的炖罐盛着,汤底是暗黄色的,浮着一些散碎的油花,汤中许些煮熟的番鸭肉,汤中央盖着一个凸起鲜红的壳,肉质紧实,整罐汤色丰富,鲜明而富有层次感,一看就很有食欲。而这种食欲像似有一些力量,将置身其中的奋力抬升,径直到达清华疏阔的心海里。总之,鸭汤上那个鲜红的壳尤其夺目,经仔细一瞧,天啊!竟然是红蟳!秋风起,红蟳最为丰腴。但红蟳和番鸭肉能“在一起”,有一种奇怪的异端感。两者味道比较矛盾,煮出来会是怎样的味道呢?我开始质疑这道风马牛不相及的食物?我便频繁询问好基友,他一遍遍不厌其烦应答。我的这位好基友是制作美食的“大内”高手,他并不是职业厨师,且厨艺卓杰,他深深热爱家乡的闽南美食,潜心钻研,亲手制作,在保持闽南菜传统风味的基础上,还自创出属于他自己的私家风味,总是吸引闻香而来的吃货们。
果然,这道红蟳和鸭肉就是他的私房菜,他谦虚地解释说,这个世上,数“色”与“味”最能勾人心魂!古人的鱼羊相加谓之“鲜”。红蟳与鸭肉在一起,且有意料不到的好味道。番鸭肉富有高蛋白低脂肪的食物,内有B族E族维生素营养丰富,番鸭肉性平味甘,养胃又生津性。而红蟳乃食中珍味,素有“红蟳上桌百味淡”之说,它含有丰富蛋白质的微量元素,性寒、味咸,有清热解毒,补骨添髓。番鸭肉吸收了红蟳的精华,腥骚气被祛除,也分外香。这些知识我当然知道啦,可是要煮出这个“鲜”字,且是不易的!“容易啦!”,好基友又说道:“你啥时有空,我煮,你看看,一学就会啦!”实则,人在美食面前,难免不被蛊惑。
\
看看就会”的日子终于来临,好基友叫我到新华路的一家闽南菜餐馆,他要现场煮给我看了。只见他麻利的将番鸭洗净剁小块,入温水锅焯去血水,捞起备用。红蟳去土气是一项技术活,红蟳先洗净,尔后洒上粗盐,让还活着的红蟳吐出体内污染物,清洗完,再剁成小块。这一招架,还真富于仪式感。清洗红蟳这家伙,虽为美食,且不大好惹的,防范性超强,摸不得,一身铠甲,威武绚烂。一脸冷漠,时不时还翻白眼,不留情面。在炽热油锅里下些姜片爆香,姜片与红蟳携手并肩,顿时滋味无限,香顿时成了主题曲,像似交响乐,一波一个乐章地涌动,到了高潮处,简直成了咏叹调……我禁不住眯起眼睛,一动不动注视着他每一个动作。接着下番鸭肉块,翻炒煸香,下少许料酒,然后加入开水。顷刻,锅内有温度,不时闪着火星,双双蜇进,相融重叠,相互提携,形同夫妻,彼此包容,深入对方的灵魂。接着,先大火烧开,转文火盖锅焖上1个多小时,直至番鸭肉水干,再放入备用的红蟳。红蟳在锅里浸得灿亮,沉入锅底,香味开始逐步散发,愈来愈浓,简直香得无法形容。再煮一阵,待揭开锅盖,哎呀呀,惊鸿一瞥,已然满足,简直喜不自禁,快要心旷神怡。出锅入盘前,撒上些翠绿的葱花,色香极具诱惑。我们趁热大快朵颐。其滋味,千金不换。各位朋友,你一定会问我这汤的味道如何?我无法形容,只说“好吃”二字以飨朋友,如果你吃过这道红蟳番鸭汤就一定能领会它们的彼此成全,彼此抬爱,吸溜一口,鲜到舌根,留齿余香。香的恬淡放松,香的漫漫漶漶,香的一览无余,甚至蛮横无理。让它们同食共鲜。如同一般需要爱情与机遇的成全,食物犹如此。过后我给这道红蟳番鸭汤取名叫“在一起”。
后来,我发现能叫“在一起”的食物还真不少。显之摆之。一日我一外地同学来泉州,正值泉州本土种植的芒果成熟季节,其果深黄,其姿舒展,其味风骚,其肉饱满,有肉欲的鲜艳之美,所谓芳菲之心,恐怕不过如此。我们本地人称为芒果为“璇阿”。尤其是逢“风台”天,微风振枝,熟果坠地。她来了,我便买了些本地“璇阿”去探望她,她看到芒果后哈哈一笑说:“听说你们闽南的‘饼友’是拿这种芒果蘸酱油吃的,我们今天来试试,怎样?”我立马同意,并告诉她这种吃法就叫“在一起”。
“什么‘在一起’?”“知道泰戈尔的《飞鸟与鱼》,这首诗吗?”“知道啊,怎么啦?”“吃了芒果蘸酱油,你就能了解飞鸟与鱼为什么会相爱了。”我诡秘一笑。
于是我们就着手准备,买来了酱油,除了芒果,还带了些许鲜亮的毛茸茸“红毛丹”,加之想入非非的果汁满溢的黄桃罐头。“红毛丹”的味道始终能抚慰人的。我们将芒果洗净削皮切片,倒些酱油,一盘橙黄芒果蘸上琥珀色酱油,甜咸酸味混合。躬身低头,一闻,“哇塞,我觉得我的三观和脑洞连带着胃口,就都要飞起来了!”人的情绪顿时高涨,朋友尖叫了。真是不可思议,酱油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惑众者”。它不仅自己有个性,还能激发其他食物罕见的潜能。一粒粒圆滚滚的“红毛丹”在酱油里显身,就在那轻轻地放在一起的那一刻,我不禁轻叹一声,感觉一切都不可思议地庄重起来。
其实,酱油真是厉害。芒果蘸酱油是传统的,且有一定医学依据,据说可去除“芒果病”,有些人吃过芒果后若出现头晕、嘴边干渴的情况,适量口服一点酱油,可起到消食去热,中和芒果中的毒素。
顷刻,同学腾出右手,用那筷子去夹,那湿润可鉴的“红毛丹”已然入口,轻轻一咬,迅速扩散开来,显得格外鲜活,仿佛只有双唇在倾诉难于言喻的美味。芒果蘸酱油,好像似在吃果味“刺身”,融入舌尖,瞬间复活过来,鲜而绵,香甜荼靡。黄桃蘸酱油,哦,这个是黄桃罐头,甜度高水分足,与咸鲜的酱油专属搭配,吃出满口丰润的层次感,香,甜,无尽的滋味,同学也不顾腮帮子嚼得酥麻了,吃至兴起时,不着一言,席卷一切。只见她又单筷叉着直接入口,频频乐不可支,根本不能停歇,悉数进了嘴里。酱油实在是个出色的陪伴者,美色美食顷刻间筷至人心,令人销魂,甚至是跌宕自喜,凡俗里的富贵,就是这么来的。
食物是有生命的。瞧!看似不搭的食物走在一起,会激发出从未有过的美妙口感,难道这就是食物界伟大的“爱情”?!它们的距离是那样的遥远,却彼此牵挂,相亲相爱的食物,特立独行地被赋予男女情事最有力的证人,人间最美好的寄托,在食物身上得以完美完成。相信它们深藏无尽的爱情带给我们味蕾神奇的体验,都是可供忆及的文字。食物与人物,自古同命。生命里,有许多的向往热望,食在一起。人间的乐趣,无非在一瓢饮一箪食之上,顿时又让我想起那美妙的一句:“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 ,一个却深潜海底……”

相关报道:

关键词: 食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