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艺术空间 > 正文

笔墨,或是一面经幡 ——书法家刘志强先生笔墨的文化意义
2017-12-18 16:38:20   来源:   评论:0
\
文:王健
    我又一次被刘志强先生的书法所感动,认为他笔墨的韵律可以袅着昆曲和秦腔一起欣赏。其书法本质与虚灵上的厚,流淌着中国书法传统经典的血脉和独有的精神气质,同时也散发着时代的体温与气息。如果说雄劲、豪翰、稳健、舒卷、通灵是刘志强先生笔下书擢群英的池内功,而刚毅、平和、淳雅、质朴正是他人生观上最动人的池外功,他已将二者有机地结合于做人和作品之中。这种结合,必然决定了他书法与生活品位的高低。他的书写永远以与众不同的方式不断地更迭、递嬗、演进,并怀有无度的“欲望”。在他灵魂的堡垒里,的确供奉着一个书法的神。
\
中国书法艺术中一直强调学传统,学大师,并“宗师自然,取法乎上”。刘志强先生在多年的书法临摹与创作实践中,强调于志的激发作用,强调于对情感方式的塑造力量。他精心捕捉历代名家翰墨中来自书家内心深处各种思想资源的存在意义,他所涉猎和研习的龙门二十品、二爨碑、石门铭、霍扬碑、西狭颂、张迁碑、礼器碑、鲜于璜,尤其是“二王”十七帖、圣教序、蜀素帖等,下功颇深。他从先贤的字形、结构、笔势、形象、意蕴中,悟出了前人未言之意。在自觉与共识、文本与间离、窠臼与突破、对立与对应上,通过这些线性上的时间链条,使其与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感召与启发环环相扣,笔下的作品,看似自然,不经意间却颇具匠心。特别是他的书法吸纳了“二王”十七帖中多种运笔方式,在多元的点画,圆笔、方笔和尖峰的运用中,运用翻折、连续使转、复笔等手法,成为他通笔性、合动静、得天机、强笔力、行藏露、连形意、生虚实、牵纵横、寓柔刚等达性生变笔墨的关键所在,从而使得他的书法点画奇巧,古雅幽深,筋骨强劲,在书写的大小、欹侧、映带、穿插、顿挫等章法变化中,与人生章法和谐为一个活生生的、互补的生命体系。
\
刘志强先生的笔墨,是从中国历代经典的书法作品中,采足了雄健、宽博、飘逸之气,乃至篇幅不论大小,同样使我们体会到宏大的精神境界与超于物象之上的精神表达。可贵的是他的部分书法作品中,并不是在追求书写的整体性意思表达,而是线条依附于形而超越于形,对艺术精神的追求讲求由表及里的渗透与深化,并把书法创作的本质,退回到事物开始时的状态,使语言的意思完全在书法中被独立出来。面对庞大的时空和诸多的物象,他善用现代的书法技巧来处理古典主义的叙事。他的有些书法作品很好地解决了“是什么”而不是“写什么”的剪裁与提升。其书法中的空间感,并非仅仅求助于节奏或句式的长短,而是把叙述的活力与不拘一格混合起来,蕴含着明显的音乐性意象,并致力于将整个心灵倾注在自然与人的对应关系上。
    作为有个性人格的人,他知道自有他自己的命运和愿望。他视书法为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情,不惜倾注自己毕生的精力,这就客观上打通了书法生活中一条长长的通道。他越勤奋,作品就越有层次、思想就越丰富、书写就越自如。近几年来,他的书法作品屡屡在国内外重大展出中获奖、出版、被名家收藏,实乃其书道深厚使然。就其书法的总体上看,他是以汉魏为根基,取晋唐诸法之长,以当代艺术家孙伯翔、龚望、哈佩、苏士澍等前辈学术精髓为质素,在很大程度上,既有师法前辈作品的严肃性,又有笔底翻新的勇气。他的作品经过灵性智慧的精耕细作之后,升格为观照世界的另一种特殊的书写方式,并在日常承受的琐碎无聊的围困中,冷凝地以“荒诞之心”保持着一种文雅的“野性”,因此加固了这种历史文化的重负和精神之恋,从而走进了他生命中的最高真实。
    刘志强先生在“兼儒墨,合名法”,取百家之长的书法实践中,将其内心的整体,或者说把有精神、有生命的文字奉为对抗平庸生活武器的同时,在他的笔墨材料和精神材料中,已无法将自己归结为某种思绪精确的感受上来。因为他书写最佳状态的“妙得”之“得”,不仅是他作为书法家自己之得,还有欣赏书法者之得。他的书法创造出了让人大开胸襟的气势与力量,其间诸如艺术辩证法的深刻运用,气、韵、神、趣等中国特有的审美范畴的建立,书品与人品完美统一,多种文化素质的陶冶等等,这些都标志着他的书法艺术与整个传统文化的密切联系。
\
 一个活在时间中有大作为的人,不会满足于无所事事的生活表象。同样,一个以书为伴,以艺为宗,有清风朗月般胸怀的人,一定是一个沉稳和一个有心灵力量的人。他似乎在书法的视角上追寻多样性中寻找秩序,在变化中寻找不变,在差异中寻找同一性的书法哲思,无云而雨,无雨而云。他重视于探讨书法存在的可能性、开放性和包容性,其书法中犀利的锐角与清醒的智慧有时是被他暗自隐藏着的,即使表面上是那样的随意与散淡,但总是让聪明者猜测到了隐藏着的那种虽不能至而心向往之的傲骨与情趣。我们尊敬刘志强先生书法中流露出的气吞万里如虎,慷慨激昂的英雄境界,我们也同样欣赏他书法中那种平淡清静,萧散简远的文人风格。他的书法中是有英雄情结的,他的笔墨中是有文人情怀的。他书法中的言说内容是由变幻的书写和语言运动所组成的,对于这些运动来说,技巧与情感的变化过程都只是材料,没有蕴含待解的意义。而他的书法意义关键不在于解答,而在于是对精神行为的一种歌咏,是以一种文化、规约、哲学、宗教、艺术的方式在向生命致敬。
    对于刘志强先生而言,他总是觉得书法家本身并不重要,创作才是最重要的。在这一过程中,他的感情倾向于不确定的美,既义无反顾,又顾盼怜悯。可能是这样,也可能是那样,在看待问题的实质上,像一处收敛风帆的港口,一次随意的到达,一回轻松的放弃,如此简单而已。但在他的骨子里坚信:一切都会重生,他相信圣明的神会替他看到一切。
 \
 
作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辽宁省价格认证评估协会副会长、辽宁省社科院书画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沈阳师范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相关报道:

关键词: 刘志强 笔墨 经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