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印象泉州 > 正文

菜巷
2016-06-21 11:13:40   来源:   评论:0
\
文:张惠评、许晓松     图:吴寿民
 菜巷不种菜,此巷有大菜,那菜不是萝卜,不是韭菜,是“蔡”之讹称。址在鲤城旧行春门外的东街南侧,因为宋丞相蔡确建府第在这里,所以巷称菜巷,不知道是因为《宋史》将蔡确列入“奸臣传”的缘故,观念极重的泉州人有意歪曲,或者是因为闽南话谐音,口口
相传、以讹传讹的缘故,反正如今“蔡巷”是确确坐实为“菜巷”了。
    当其时,菜巷一点不“菜”,除蔡府外,巷子间相隔为邻的还有崇宁五年(1106年)进士、河北钜野人,历官参知政事,在徽、钦北狩时避居泉州的李邴所建的太师府;与之毗邻的,还有宋崇宁二年(1105年)进士、曾任惠州知府、南安人林景渊所建的“邦伯第”。还有宋雍熙二年(985年)进士,历官殿中丞的南安人钱熙所建的中丞府。
    除此之外,菜巷中尚有佛境精庐,旧称广灵庙的灵宫及万仙妃庙。《泉州府志》载称,宋淳熙年间(1174—1189年),状元梁克家因老母生病,祷告于万仙妃有灵应,遂在东湖之浒,即现在的泉州市第一医院对过置宫祀之,后改宫为庙。明清时为衮绣铺广灵铺境神庙。清朝末年、民国初年,庙中又增祀另一神祗“庄脚妈”,即清末惠安农民起义首领邱二娘。每年的农历六月十四日为神诞日,四乡来祀,香火旺盛。
    “菜巷不菜”的另一个佐证,据传说蔡府故宅中有一口古井,内藏宝物,子孙后代代代相传此事,只是囿于年代久远,无人敢于入井探宝。明朝中期,据说蔡宅中曾有人两次探井寻宝,第一次得见井中古董,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只因井洞中阴风怒发,鬼哭神嚎,让人惊悸遁逃。几代后,又有壮胆探宝者下井入洞,却撞见尸体暴现,探宝者魂飞魄散之余,胡乱捡得古鞋子一只逃出。事后将鞋供奉于厅中神龛下,以为取宝鉴证。清代,蔡宅不姓蔡,    转卖给陈姓人家,宝井也塌陷埋没,宝贝也难寻了。
上千年了,菜巷“不菜”,只因蔡确遗事,闻名天下。
    “百度快照”还原史传记载:蔡确(1037-1093年),字持正,泉州晋江人,宋臣。中举后不久又成仁宗嘉佑四年(1059年)进士,被调配为司理参军。韩绛宣抚陕西的时候,见蔡有文才,就推荐给自己的小弟,开封府尹韩维做属下,为管干右厢公事。
    宋太祖依靠北方大士族“马上得天下”,对南人有偏见。当了皇帝后在宫禁刻石“后世子孙无用南士作相、内臣主兵”。这一遗嘱禁令却在宋真宗朝福建泉州人章得象入相时,被破了规矩。兹后,南人入相汹涌纷纭。其时,北方士族豪强地主兼并土地严重,阶级矛盾尖锐。虽经宋仁宗朝富弼、范仲淹新政改革,但不够彻底,故而有了神宗朝的王安石变法。而那些变法中坚,大部分为南方士人,即福建、江西仕族。王安石退位后,蔡确为改革中坚。难怪王安石为相,力推蔡确为三班主簿,徙监察御史里行,后来,右相王力荐蔡确参与治狱。因其严刑峻法,被攻击新法的人污为“锻炼成狱”,成为他被污蔑为奸臣的有力证据。
    蔡确曾被擢升为御史中丞,领司农寺,后者相当于现在的农业部长。宋史载,王安石新法中“常平、免役皆成其手”。拜参知政事后,左相吴充想改变新法,蔡确力戒。元丰五年(1082年),蔡确被拜为尚书、右仆射兼中书侍郎,严厉打击遏制保守派的反扑。“确即相,
屡兴罗织之狱,缙绅士大夫重足而立矣”。公元1086年哲宗继位,宣仁太后垂帘主政,北方大士族代表韩缜为右相,保守派司马光返朝,想要废止新法,蔡确揽责任于身。元祜二年(1 087年)蔡确被罢相,出知陈州,随后徙安州、邓州。因《游东盖亭》诗被反对派诬陷为讥讪朝廷及高太后,而被追贬英州别驾、新州安置。其政敌吴处厚指其诗中“矫矫名臣郝甑山,忠言直节上元间”有将高太后比“武则天”意。蔡被贬岭南烟瘴之地,开了宋臣被贬岭南的先例,大臣吕大防等以蔡母年老岭南路远、求改迁他处,高太后说“山可移,此州不可移!”所以蔡确最后死于贬所新州(今广东新兴县)。坊间议论,蔡确的确有才,但用酷吏撕毁他人幸福,撕裂社会,应当遭到报应。另外,他主持“陈世儒案”、“乌台诗案’’,抓吕公著、苏颂、苏轼下狱,以权谋打击政敌,遭报复也算是正常。何况苏颂、苏轼在当时就是顶顶有名的大文人,“兄弟伙”及粉丝多着哩!而与他福建泉州水头老家仅几十里之遥的同安人苏颂被他迫害,家乡人更认为蔡为人太阴,天理难容。
    蔡确虽在政坛遭时人诟病,但文章却好,其传世的十首绝句之二“纸屏石枕竹方床,手倦抛书午梦长。睡起莞然成独笑,数声渔笛在沧浪”最为可人。但其旧怨、知汉阳军的老乡、邵武人吴处厚却有意曲解,上纲上线,说他“笑”得“不怀好意”、“方今朝廷清明,不知蔡确所笑何事”。
    蔡确被贬,幸有爱妾琵琶及一只颇有灵性能解人语的鹦鹉相随相伴。当蔡确呼爱妾时,只要敲一下小钟,随即鹦鹉即能呼叫他的爱妾琵琶小笔。不幸的是,琵琶不久因瘟疫去逝,蔡确悲恸万分,自此不动小钟,某日不慎动了小钟,小鸟闻声再呼琵琶名字。蔡确大悲痛,赋诗一首:“鹦鹉声犹在,琵琶事已非。堪伤江汉水,同去不同归。”不久,一代名相亦抑郁成疾,含恨蛮荒之地,随琵琶绝韵、鹦鹉嘶声渐行渐远。

相关报道:

关键词: 菜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