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美食天地 > 正文

淡者吕三
2016-12-21 17:10:32   来源:   评论:0
\章白/文
    不忙,是吕三兄自刻一方闲章。每读其画作见此章,均感己之匆忙。我们忙什么呢?无非一日三餐,别饿着。有件衣穿,别裸着——要讲文明。有间屋子,遮风挡雨睡睡觉,有个人捂捂腿。好像足够。
    不忙是境。前人有话:闲散大富贵。吕兄就闲。买菜做饭之余,涂抹两笔。无聊发呆时,还会看看电视消磨一下光阴。光阴是让人消磨的,别无他用。就想起古人,他们大部分只不过把书画当成一个消磨时间的玩具。
    吕三,我尊称为兄。原因有四:一尊学识,二尊为人,三尊性情,四尊年长。素未谋面,但敬仰已久。吕兄当年一方印,让中国书坛为之一振。多年过去,他从未“想当年金戈铁马”。他甚至不屑谈论当年的成就而默默独守砚田,写天地,写本心。有时我明目张胆跟吕兄学艺,即:临摹吕兄之作直接搬到博客发出。更多时候偷偷学艺,然后喝口小酒,自我陶醉于吕兄之境。\
    “抱着玩的心态画自己想画的画。”绘画于吕兄就是闲事,他说,表达自己想表达的感受,绝不给自己设个框,绝不委屈自己的灵魂,想怎样画就怎样画,或拟古,或写生,或记录日常生活的趣事,或吐露自己的心曲,现代人已失去太多的自由,若连自由地去画画都做不到,岂不活得太冤枉?
    写两颗蒜头,添只小鱼,然后题画说,治大国如烹小鲜。用现今的话说,接地气。吕兄的画就是。原因无非有二,一为吕兄勤于思考总结,把古人真正吃透咽肚子去消化掉了;二为吕兄善于观察懂得生活,所写之事和现实生活合拍。融古通今,谁看谁爽。\
数百张石涛是怎么出来的?我问。吕兄不加思考秒答:自得其乐。正因为乐在其中,才恰到好处,不趋流,写自心。边临边创,很多人已经很难做到,总觉得自己那两刷子可以欺世,要知道古人的东西无穷尽。吕兄边临边写的路子,只会越走越广,永无止境。
如果说吕兄有什么绝招,避熟就生应为其最狠一招。他说,“熟了就赶紧生。”甜,熟,往往与匠人机巧之心相伴,正如良宽讨厌厨师菜画家画书法家字一样。拙,生,才能不计工拙直抒胸臆,写性情写生命——看不懂吕兄东西的人,你活该!\
谈古论今,凡善书者吕兄如数家珍,非饱读者不能及。细数当代诗文、书画、篆刻之名流,人品、学识、才情、性情俱佳者,吕兄当属之一。然,其自报家门差点掉渣:“生于文革,长于市井。仰视君子,羡慕小人。胸无济世志,手乏缚鸡力。喜新尤好古,性迂未敏求。若问学历,小学五年,中学六年,如此而已。”
“人生贵自适。活着,都有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处世行事,合己脾性便好。别人的前呼后拥、炙手可热,汲汲于名,斤斤于利,未必自己心性受得。”吕兄如是说。\
入真实境,得大自在,想俗都难。然后扪心自问,就发现己之浮躁。又问,世上几人注己,也就坦然。
话不着边际,不古不今,是为欣赏敬兄,故胡言乱语。就跟吕兄玩笑说,今生若能入吕兄境足矣。兄即回,能。
但愿。
         弟 白 于甲午闫九月廿八日夜 22:48分\\

相关报道:

关键词: 吕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