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艺术空间 > 正文

高远其艺 ——黄紫霞、顾一尘、李硕卿、蔡展龙四家诌谭
2016-10-21 09:56:53   来源:   评论:0
高远其艺
——黄紫霞、顾一尘、李硕卿、蔡展龙四家诌谭
 \\
  对于绘画这个领域而言,每个时期每个地域都有自己的代表性作者,这些作者在该时期所起到的作用,应该是当时最具承前性和启后性。他们不但在本领域中的语言技巧应当走在时代的前列,并且应该具有多元相关文化的修养,这样才能使得他们作品能不因殁世而沉没,反而因为其高远的精神境界,为世所珍。黄、顾、李、蔡四家,是闽南现当代画家中各具个性而理趣相近的画家群体,他们就像上述的一样,对现当代闽南画坛乃至福建画坛产生过,也必将继续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在谈到这四家前,我想起了《国画家》杂志的“二十世纪美术钩沉”这一栏目。该杂志在数年的刊行中,设有这个长期而颇有意义的栏目,但似乎一直未受到业内的足够重视。这个栏目在立意上,以挖掘近现代国内各地地方画家为线,以此广度,带动业内对各地近现代画家的深度挖掘。这是一项具有重大意义的策划,它使近现代国内一批被冷落已久的名画家得以再认识。其中诸如黄般若、白寿章、佃介眉、蔡鹤洲等一批近现代名家,在身殁于世并近乎被忘却之后,因为此栏目或多或少受到业内的重识。而其中,泉州现代画家黄紫霞,便也是在这个栏目中被重新介绍的一位。我们在为此感到欣慰的同时,更多的应该重新思考对这些近现代老画家的深入挖掘和当代地方创作的借鉴意义。
  黄、顾、李、蔡四家在闽南有其时代性,也有其跨时代的意义。我们常日在雅啜铁观音,悠赏这些老画家画作的时候,是否能瞬间感受到他们有别于当代画作的某种情愫,甚而这种情愫更能让我们静下心来。这就是一种意义。
 
黄紫霞 海滨风味
 
玩赏画作之余,这四家的绘画经历已然在业内有诸多的共识。四家中,生平经历最为多彩的,当属晓峰老人黄紫霞。黄紫霞人生角色丰富,教学、创书社、办杂志,诗人、漫画家、国画家。而无论涉足哪个领域,无不精彩而为人所道。黄紫霞的国画,似乎在师法上直取近代大家任伯年,并且因为个性的原因,或自觉或不自觉地吸取了岭南画派爽劲的用笔方法,使得他的画作刚风外溢,勃勃然有一种生气。其实,在黄紫霞时代,最为他人称道的,是黄紫霞在他的《一月漫画》中所绘的各色观点针锋毕现的漫画。然而当时为抗日而作的漫画,由于时代的原因,现今已不为世所提及,而他的国画却因为画风的独特,依旧卓然于闽南的画坛。黄紫霞的画作有一个亮点,就是题跋的切题性。他的一幅《白菜图》,自题诗道:“莫嫌此淡泊,淡泊能持久。海味与山珍,两者不常有。”《螃蟹图》题:“漫云带甲堪奔火,不信无心便畏雷。”这样贴切得体的题诗,应该是受到了他在漫画创作上依据内容取漫画名称,这样一种刻意经营画与语交融的理念的影响。因此黄紫霞多数的国画在题诗上切合画境,甚或锦上添花,取到了一种意外的艺术效果,极大地增加了作品的整体性和耐读性。另,著名评论家陈传席在他的近现代大家·名家谈等系列文章中专文谈及黄紫霞。陈氏认为,黄紫霞花鸟画最为突出的特点,是在敷粉的技巧上,陈氏认为黄在这点上胜过同时的花鸟名家张书旂。此不失为至评。
 \
顾一尘 柳燕图
 
  和黄紫霞一样,顾一尘是在传统花鸟写意画上对今人有很大警示意义的一位画家。顾一尘是一个非常具有传统文人气质的画家,他在古典文学和佛教上的浸染,使得他的画面富有书卷气息。这也是应合了顾氏自己的言论“中国画二重表现”。所谓“二重表现”,即是在纯熟的技巧基础之上,画家应通过多读书的途径来增加自身的综合文化修养,以此来影响画面的气息,使画作更具有内蕴美。据传顾氏在文革中有诗稿《惑中集》、《寂寞的春天》,虽已云佚,也可见顾一尘在这方便所做的努力。但是有一个现象令观赏顾一尘画作的人感到很困惑。按照顾氏的言论,传统文人画应该是诗书画印兼修,画作的题跋内容自然是画家的一个重要课题。但是熟识顾一尘画作的人都知道,顾一尘的很大一部分画作,除了瘦劲的“一尘” 、“尘”的款识之外,别无他字,有时甚至连一个题字都没有,只钤下一枚寂寞的印章,这种情况甚至连所谓的“穷款”都算不上。这个“准落款”(或称作无落款)现象在现当代画家中绝无仅有。至于顾氏为何有此举,真令人匪夷所思。另外,尚值一提的是,初看顾一尘的画作,让人不能不想到同时期的岭南画家赵少昂。两位画家的用笔均为翘劲爽利,造型皆精准合度,两人的花鸟在构图上皆不求繁枝密叶,而是精简为风。甚至在落款的书法风格上,也存在着很大的相似度。不过,顾氏在气息上更为古雅、简淡。然而尤为可惜的是,顾一尘过于早逝,影响了其向更高艺术层面升华的可能性。
 
李硕卿 移山填谷
 
  李硕卿是四家中名望最高的一位,是福建现当代杰出的画家和美术活动家。李硕卿早年在上海求学期间,即以扎实的功底为人称道。从现在流传的一些作品来看,李硕卿不仅经历了西画的严格训练,也受到海派中国画的传统技法训练。这是一个同时代诸多国画大家身上均有体现的现象。因此,李硕卿的作品反映出来的面貌是一种准确、扎实、严谨的创作风格。李硕卿轰动一时的《移山填谷》,已经淋漓尽致地将自家的技法发挥到了极致,取得了一种撼人心魄的艺术效果。还有一点李硕卿表现得最为突出,那便是他的绘画种类虽多而精。无论是山水、佛像还是花鸟,李硕卿都能以坚实的写实基础,融入自家的艺术世界中,画出构图虚实有致、笔力雄劲的佳作。传世的一幅李硕卿所临的吴昌硕花卉条幅,藤条的笔法和落款的吴昌硕体行书,几乎可以乱真。在这点上,其余三家无人能及。在艺术成就上,李硕卿最为突出的还是山水画的创作,李氏的一些山水画精品,除了一如既往的造型精准、层次分明之外,用笔的虚实结合较为出色,在气息上,较之他的佛像、花鸟,也更胜一筹。由于在技巧上纯熟之极,因此,李硕卿在某些画作上,气息也较为滞浊。包括文革期间所做的的一些梅花图,也是类似。反过来说,如果李硕卿一直保持在《移山填谷》的那个境界上,可能身后会是更广范围的被认可。另外李硕卿的创作精力相当旺盛,传世作品量较大,这是反映一个画家创作生命力强弱的重要指标,这也是他的艺术成就得以广为传播的另一重要原因。
 \
蔡展龙 少憩
 
  蔡展龙是四家中一位在画风上具有独特个性的一位。蔡展龙为人率性磊落,画风上不矫揉造作,任笔为之。蔡氏的画幅一般不大,因此,蔡氏在有限的尺幅内,更为注重对构图的经营。他在构图上常以“对角构图”为之,这类构图极易增加作品的张力及弹性,并在对画面布白的思考创作上,独出机杼。蔡氏的布白,应章法而生,笔墨随机停留,似是随意的泼洒,实则胸中已有范图。蔡展龙大写意画在画面留白的手段方式及其浑然天成的艺术境界,在当代福建画坛是少有人可及的。加上蔡氏富有篆书和行草意味的线条,使他的作品具有“双重”的张力。蔡氏作品在四家中最具有超前的意识。换个角度阐述,应该说蔡氏作品最具有现代水墨艺术气息,因此在视觉上,更有摄人眼球的艺术效果。但是,这个似乎是优点的地方反而让人有些担心。因为在当代的艺术氛围内,视觉效果的重要性,已经被自觉或不自觉地提到最高点,在这个理念孕生下的作品,往往在吸引人的眼球之后,只剩由技巧堆积起来的作品元素,而传统中国画所强调的笔墨精神在很多作品中荡然无存。这是当代中国画的现实。所幸,蔡展龙在书法、篆刻、诗歌上均有造诣,特别是在书法的锤炼上,一种深入纸面而富有强烈金石味的线条,使他的画面有力量感和可读性。品赏他的画面之余,也无法抵挡他的线条以及自制印章所散发的魅力。
 
  四家在艺术创作上,各具路径。但在最核心的理念上,反映的是画家们多元艺术类别的取法:李硕卿的中西画技法和书法的锤炼;顾一尘在古典诗词和佛学上的修为;黄紫霞少有人可及的综合素养;以及蔡展龙书画并茂的气质。这些是当时画家应该要具备的学术气质,并且直接决定其画作在历史上的沉留问题。现今年轻一代的中国画创作者,已经很少有人具备像这四家一样的传统修为,对技巧形式的过度重视而导致对相关艺术门类修为的严重匮乏,已经成为一种大势,中国画最为本体的精神被忽视了。四家被重新提起的最大意义,也在于此。
 
  我们经常见到一种很奇怪却又无可奈何的评赏现象:一般人看来,一件作品水平的高低,应该在经济价值上得以体现。这在业内已经是很不屑的事情,而在广而大之的普通读者群中,却是他们心中衡量艺术水平高低的重要砝码。这让我们很无奈。因为黄、顾、李、蔡四家现今在市场上流通的价格,横向参照现今诸多画家的作品价格,是远远不能体现他们的艺术价值的。对于黄、顾、李、蔡四家,我们期待更广泛的共识。
 

相关报道:

关键词: 四家 紫霞 蔡展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