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收藏天地 > 正文

心事付瑶琴 七弦上砚台
2014-05-15 15:48:14   来源:   评论:0
琴和砚都是旧时文人心爱之物,终生伴侣。元代书法家白挺有诗曰:“万里一砚随翱翔,平生心事七弦知”。古琴,也称瑶琴、玉琴、七弦琴,是中国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也是中国最早的乐器,距今已有四千多年历史,称为“八音之首”、“国乐之父”、“贯众乐之长,统大雅之尊”。曾有伏羲氏“削桐为琴,绳丝为弦”、“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而天下治”之说。这些虽属传说,但也说明琴在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在孔子时期就已经盛行了,成为他教学科目的“六艺之一”。《诗经》中就有“窈窕淑女,琴瑟友之”、“我有嘉宾,鼓瑟鼓琴”等描述。\
琴在古代备受文人士大夫推崇,居“琴、棋、书、画”四艺之首,所谓“琴棋书画诗酒花,当年件件不离它”。琴集中了中国传统音乐、文学、美学、历史、艺术之大成,其内涵博大精深,积淀了数千年中国传统文化。古琴因其清、和、淡雅的音乐品格,寄寓文人的凌风傲骨和超凡脱俗的处世心态,自然为那些儒雅、怡淡、隐逸的文人雅士所迷恋。古代文人把弹琴看作修身养性、寄托心声的必修课。正像唐代诗人孟浩然在《听郑五愔弹琴》中写的那样:“阮籍推名饮,清风坐竹林。半酣下衫袖,拂拭龙唇琴。一杯弹一曲,不觉夕阳沉。余意在山水,闻之谐夙心。”中国历代流传着不少有关弹奏古琴的美谈。琴师伯牙因一曲《高山流水》,得遇知音樵夫钟子期;西汉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赢得卓文君的芳心;三国诸葛亮在空城危急之时,焚香操琴,吓退了司马懿兵马;嵇康面临死亡还弹一曲千古绝唱《广陵散》。古代一些著名的学问家、诗人乃至皇帝,也多是弹琴高手,如孔子、蔡邕、蔡文姬、嵇康、陶渊明、王维、李白、宋徽宗、苏东坡等等,他们留下了许许多多吟颂古琴的诗句。如阮籍的“夜中不能寐,起坐弹鸣琴”;陶渊明的“但得琴中趣,何劳弦上音”;王维的“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李白的“闲坐夜明月,幽人弹素琴”;苏东坡的“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李清照的“倚楼无语理瑶琴”;金农的“更领凉堂趣,风中挥七弦”等等。古代文人家中大都悬琴。古琴在流传的过程中,已经从一种弹奏的器具发展为一种儒雅风范和文化品位的象征;弹奏古琴也从一种技能演变为一种文化修养和闲情逸致的标志。古琴的制造在唐代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在传世的古琴中,以唐琴最为名贵。古琴本身还充满着传奇的象征色彩,它的形制从琴头开始往下分别称额、颈、肩、腰,象征人体各部分。琴长3尺6寸5分,代表一年365天。琴面弧形,代表天;琴底平,象征地,成“天圆地方”之说。琴有13个徽,代表一年有12个月再加一个闰月。汉代应劭在《风俗·声音·琴》中说:“今琴长四尺五寸,法四时五行也;七弦者,法七星也。”还有一说,古琴最初为五根弦,象征金、木、水、火、土五行,或宫、商、角、徵、羽五音。后加二弦,一是周文王为悼念他死去的儿子伯邑考,增加了一根弦;二是周武王伐纣时,为鼓舞士气,又增添了一根弦,所以又称“文武七弦琴”。
\
砚在汉代已成形,唐代随着歙、端两石开采,制砚业快速发展。至宋时,砚式已多种多样,从以往只注重实用价值开始也讲欣赏价值。古琴本身就是一种极具欣赏价值的艺术品,以琴式入砚,仿照古琴外形修长、弧线优美样式制成琴形砚,高贵典雅;加上所依托的砚石纯净莹洁,良工精雕细刻,琴砚成为实用佳品,又是珍贵雅玩。琴砚又称琴样砚、琴式砚,在流传古今的古砚中常可见到。有端石琴砚、歙石琴砚、澄泥琴砚、洮河石琴砚,铜、玉、木琴砚等等,不一而足。据说琴砚最早见于宋代。宋人《歙州砚谱》和《端溪砚谱》中载有“琴样砚”。明清时期多有制作,受到文人墨客的钟爱。宋人陈郁写下《得琴砚古雅堂》长诗,赞美琴砚。诗中有“仙岩名士独不然,家有琴砚皆世传”,“何时登堂相抚玩,古雅之意与君分”等句。我也收藏有几方琴砚,现列举如下五方,以求抛砖引玉。
其一,带盖琴形端砚(图1、2),明代,长15.8厘米,宽9.5厘米(尾部宽6.5厘米),厚3.5厘米。砚呈七弦琴式,后部为琴头,前部为琴尾;砚面、背按七弦琴结构布置。盖面巧用绿色石层浮雕七根弦,从“龙龈”而下,上聚下散,过“岳山”,固定在“承露”上。盖面前边浮雕“冠角”纹,婉转柔顺。盖和砚之间有子母扣。砚堂从后面向前倾斜,无堂池之分。背为琴底,前有两“托尾”,后有两“护珍”,成砚四足;前部两“雁足”对应后部七柱“轸池”;中间有凤沼、龙池等七弦琴部件。边侧前后有两处相对凹进。整砚制作考究,雕工娴熟,形制修长俊美,线条挺拔柔顺相间。砚石紫中泛青,质地细腻润泽。残留墨汁,包浆沉稳,古色古香,更显雅气。
\
\
其二,琴形澄泥砚(图3、4),清代,长12厘米,宽7.5厘米(前部宽4.5厘米),厚3.4厘米。砚作七弦琴状。面开圆形砚堂,中间稍凹,外围颇深沟渠,边缘上阴刻迴纹。砚后部为琴头,刻七根琴弦及“岳山”、“承露”。前部逐渐变小,两侧波浪形,为琴尾;内刻桃形砚池,颇深;边围缠枝花纹,外边缘为回纹。堂池之间剔地浮雕两夔龙,头向中间一寿字纹圆球。砚背为琴底,前两足圆柱形,称“雁足”,后两足弧形,称“护珍”。中间剔地浮雕鸟虫篆“永福禄寿”,外围三线圈。该砚造型美观隽秀,雕工精良细致,纹饰繁多严谨,线条圆润流畅,图文寓意吉祥,为文人砚中精品。砚体难见墨痕,然包浆自然,油光发亮,大概是砚主人视其为心爱之物,不舍磨墨,放在案头,时常摩挲把玩所致。
\
\
其三,琴形端砚(图5、6),清代,    长14.5厘米,宽9厘米,厚1.5厘米。砚呈椭圆形,按七弦琴样雕琢。砚面中间开椭圆堂池、偃月池。砚额中间浮雕七根弦,从“龙龈”而下,对应后部边框上的“岳山”、“承露”。七弦两侧浅浮雕两对夔龙,相向舞动,形象夸张,装饰性强。背平,为琴底,后部安“护珍”,前部安“雁足”,成砚体三足。砚体形象俊秀,线条柔顺,雕工精致。石色青紫,有青花、蕉叶白、火捺等珍贵石品,石质极为细润。
\
其四,椭圆形端石琴砚(图7),清代,长12厘米,宽9.4厘米,厚2厘米。前窄后宽,面有凸起边框,前宽大,中间从“龙龈”处浮雕七根细阴线,为琴弦,上聚下散,两边为相对夔龙纹。后边框浮雕七根弦线,拴在“承露”上。砚面开椭圆堂池,围一圈细阳线。砚堂受墨处下凹,偃月池。四边弧形内敛。背平,有稍宽边框。全砚形制优美,线条流畅,雕工上乘。砚色青紫,有青花、火捺、胭脂晕,石质温润。
\
其五,琴形端砚(图8),明代,长13.5厘米,宽9.5厘米(前部宽8.2厘米),厚2厘米。面开砚堂和偃月池。砚额阴刻行书“玉出崑冈”。前边缘有高起边线,中间分开。后边缘仿“承露”刻七个小圆洞。边侧前后按琴样内收。背为琴底,平,有仿“雁足”、“护珍”形足,中间开挖椭圆槽,以示“龙池”,七个小圆孔,以示“轸池”。全砚虽仿七弦琴琢成,但经过抽象提炼,省略去七根弦及琴上大部分构件,只留下修长琴形及七个穿弦孔,形制简朴,线条粗略,寓意高远。正如纪晓岚在自己一方琴砚背后所镌隶书铭曰:“无弦琴,不在音。仿琢砚,置墨林。浸太清,练余心。”

相关报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