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艺术空间 > 正文

罗锦山书法作品
2014-09-11 09:53:45   来源:   评论:0
 罗锦山,1972年出生于福建永春,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泉州诗词学会会员,永春县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鹿鸣书社执事。
其书法作品入展第三届中国(湘潭)齐白石国际文化艺术节“全国书法作品展”;入展全国第三届隶书大展;入展全国首届书法临帖作品展;
获“八闽丹青奖”福建省书法双年展金奖提名(福建省文联、书协主办);获人民检察院成立60周年书法绘画摄影展书法类一等奖(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获海西“交通安全杯”书法大赛优秀奖(福建省书协主办);获第三届”梁披云杯“书法大展隶书入选奖(香港书谱社主办);获”磴槽杯 天地之中“全国书法大展优秀奖(中共登封市委、登封市人民政府主办);入展第三届福建省书法篆刻作品展(福建省书协主办);入选全国书法家玉树抗震救灾爱心捐赠书法作品精品展(青海省书协主办)。

\

\
\

\书 山 有 路
文:罗锦山
                                  

 “天马行空去,清流引月来”,我的家乡位于天马山下,东有文学家余光中,西邻书法家梁披云的故乡,这里山清水秀、人文荟萃。在此成长的我,从小就听过许多书法的名人轶事,中国书法的种子深深播在我的心里。乡人婚丧喜庆,需张贴对联,堂叔乃乡村教师,写联之事自是义不容辞,我成了堂叔的小跟班,倒墨汁、铺纸张、晾对联,看到堂叔在村民中声望日高,我小小的心灵不胜羡慕,有时忍不住拿起笔来随地涂鸦,书法的种子在我的心里萌了芽。改革开放之初,农村还很落后,到处都找不到一本字帖,我就以老师的字为法帖,在旧报纸上模仿。直至在晋江龙湖上中专时,才有机会参加了校内的书法兴趣小组,开始向老师学习颜体,第一次知道起笔、行笔、收笔、点画、结字、章法等专业术语。       
\
鹿
 为了心爱的书法,2004年夏天,赵炳坤、林玉贤和我等几个年轻人自发成立鹿鸣书社,两周一聚,交作品二件,一为临摹,一为创作,只谈缺点,不论优点,有友如此,安能不进?我从二王入手,临摹了《兰亭序》、《蜀素帖》、《苕溪诗帖》,由于刻苦学习,我被评为书社第一届优秀学员。当我的作品第一次以新人的身份在泉州威远楼展出时,心情不知有多激动,我带着老婆和女儿,早早的来到展厅。然而当拜读别人的作品时,却发现自己与别人的差距太大了。于是我和书社同仁北上杭州,参加浙江书法网的培训,第一次系统地学习学院派的知识,第一次感受到了书法的博大精深。我的学书观念更是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书法原来这么有趣,字还可以这样写!有了张羽翔、刘彦湖等名师的指导,我开始在书法浩瀚的海洋里遨游。十年来,相继有柯云翰、王乃钦、林景辉、林启猛、王思魁等老师来书社不断地鼓励和悉心地指导,为我指明了前进的方向。年初与北山书社同仁座谈时我就说,书社真是现代人学习书法的有效载体、绿色载体。
 

在学习中,我深深感受到汉隶的雄强大气。于是开始临摹《张迁碑》,初尝了厚重古拙。当看到《开通褒斜道刻石》的开阔、雄强、高古、苍茫……,我再也无法平静。沃兴华老师说;“多年来,我反复临摹《开通褒斜道刻石》常常用一根等粗的线条,在字形不散的前提下尽量荡逸开去,将结体发展到极限,将充沛于胸的浩然之气发抒无遗。这是一种练习胆量气魄和笔势造型的极端方法,我深感受益无穷。近几年的创作,结体敢于不受约束地极度开张,当归功于它。《开通褒斜道刻石》是我最爱临摹的汉碑之一。”我第一次被强烈地震撼了,第一次在灵魂上产生碰撞,那一根根滚滚而来、奔腾不息的线条,开始在我的血管里流淌、穿梭、沸腾,临摹!临摹!再临摹!得力于此,加上赵炳坤老师的谆谆教导,我的作品入选了国展,成了一名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开通褒斜道刻石》的宏大气魄深入我心,为了开拓视野,我开始临摹《好大王碑》,它似篆非篆,似隶非隶,似楷非楷,憨厚浑朴,可爱之至。后来我拜读了《祀三公碑》、《西狭颂》、《封龙山颂》、《衡方碑》、《郙阁颂》等,真是千碑千貌,越看越敬畏,都不敢轻言下笔。临摹多了久了,下手就难免会杂、会乱、会窜。如何取舍和兼容,我是这样处理的:一是坚持临摹要取法于道,做到道法自然、书法自然。《书谱》曰: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复归平正有一点就是要达到自然和谐。沃兴华老师说过,取法于上,取法于众,取法于今,取法于道这是临摹的四种境界。临摹的最高层次是取法于道,只有道才能打通一切壁垒。懂得了取法于道后,我临摹的方法空前自由、眼光的发现能力迅速地提高,充分感受到碑帖的无限精彩,很多困惑的问题迎刃而解。《道德经》第二十五章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周易》“易传篇”中说:“一阴一阳之谓道”。 意思是说有阴有阳才能成其“道”,“道”是由一阴一阳两方面组成的。“道”是什么?“道”就是自然,就是规律,就是法则,就是方法。阴阳是对立制约的,阴阳是互根互用的,阴阳是消长平衡的,阴阳是互相转化的。“阴阳”之所以被称为“天地之道”,就是因为它揭示了天地大宇宙、大自然一切事物的总规律。正是由于这种永恒的不稳定性,才推动着一切事物运动、变化和发展。“道”通了,理明了,学书就有的放矢。我想学习书法就要围绕神采这一要素,在自然和谐的前提下,熟练把握空间和时间的变化原理。控制好章法和结字上下、左右、内外的变化关系,把行与行、组与组、字与字、部与部、笔画和笔画之间联系做到千变万化,将线条的长短、方圆、轻重、提按、顿挫、转折、连断、顺逆、中侧、曲直、浓淡、枯湿、疾涩、快慢、动静、锐钝、刚柔、黑白、正奇、疏密、上下、收放、高低、俯仰等元素做得万变千化;二是坚持要追本溯流,根植传统,做到入古出新、出新入古。书法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艺术中的艺术,有几千年的积累和丰富的传承,我们唯有学习传统,扎根传统,深入学习各个历史时期的优秀作品,了解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掌握其变化规律。做到知其然,知其所以然,书法才不会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每当我在学书中遇到困惑时,我就会向传统求救,向经典求援,向书论求助。清初书法家宋曹《书法约言》曰:必与古人为法,而后能悟生于古法之外也。悟生于古法之外也,而后能自我作古,以立我法也。如今,我们更要取法一家,遍临诸帖,科学取舍,丰富变化,写出自己的远大理想,写出时代的进取精神。
 

 
子曰:四十而不惑。我深知为艺之难,学艺之苦,更因自己学习少、交流乏、阅历浅、时间紧、存在线条过于简单等诸多问题,我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用心临摹,重视线条的质感、力感、动感、立体感、节奏感,用丰富的线条书写我的喜怒哀乐。南朝书家王僧虔在《笔意赞》中所说:“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我当以古为训,尽其力、穷其生,做到形神兼备。书法已成为我生命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正展开“书法梦”的翅膀,用博大的胸襟,去追寻浑厚、雄强、开阔的正大气象和光明之境。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相关报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