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魅力海西 > 正文

源远流长 美在闽南 ——走进世界闽南文化展示中心
2013-09-17 09:44:58   来源:   评论:0
 \
源远流长 美在闽南
——走进世界闽南文化展示中心

 \
红砖白石,诉说着古城斑驳的历史。燕尾屋脊,折射出闽南建筑的独特曲线。气势磅礴、雄伟壮观的泉州博物馆赫然耸立于群花绿树的美景之间,清源山的巍峨、西湖的柔美,增添了泉州博物馆的古朴韵味,托起了泉州历史文化名城的千年光景。
世界闽南文化节的余温渐退,泉州博物馆的世界闽南文化展示中心却犹如历史巨人一般,依旧不停地用自己的双手向世人描绘着闽南历史的画卷,讲诉着那一段属于闽南人的辉煌。走进气宇轩昂的花岗岩牌坊,穿过广场,顺着电梯直达二楼,在此,便可透过这扇世界闽南文化之窗一览千年文化名城之美。
世界闽南文化展示中心自6月17日向世人正式开放以来,引起海内外的广泛关注,吸引了大批海内外各界人士前往参观。展示中心的设计既现代又注重体验性,融入了多媒体互动展示,通过寓教于乐的方式,呈现闽南文化独具特色又多姿多彩的表现形态,以及闽南人敢为天下先的开拓进取精神,讲述闽南人从历史走向未来的故事,同时也唤起闽南人对本土文化的珍视,共同保护和建设世界闽南人的精神家园。本中心总面积4200平方米,分成主题馆、闽南传统建筑展览馆、闽南音乐戏曲展览馆三个部分。其中,主题馆由“方言古韵美在乡音”、“渊源流长美在底蕴”、“宗族文化美在乡情”、“多元信仰美在和谐”、“文化遗产美在传承”五大部分组成。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走进主题馆,聆听熟悉乡音、饱览底蕴之美、品味人文之淳吧。
一进入主题馆序厅,眼前无不被海洋的蔚蓝与古厝的砖红所浸染,红与蓝的强烈视觉冲击,加之漆金彩绘,气势恢宏,震撼无比。“我是闽南人,我来自台湾”,熟悉的乡音从面前的大屏幕传来,来自闽南、台湾、东南亚等地的名人、政治家、学者、侨领、普通人等轮番讲述着闽南人的精神。容颜易老,乡音难改,声声入耳的乡音,凝重而打动人心,让我们忽感时光的隧道可以轻易穿梭。


方言古韵 美在乡音
 \
走进第一展厅,仿佛瞬间置身于璀璨的艺术殿堂。这厢古厝茶馆里,说书人正手执折扇,侃侃而谈。那厢南音戏台上,悠扬缠绵的南音乐曲犹如一阵阵袭人的兰花香,沁人心田。还有木偶剧,各类关于闽南方言文学、俗语民谣等的珍贵文物,异彩纷呈。
闽南语是一种古老的语言,被誉为“古汉语的活化石”,至今仍存有大量的中原古音。据说晋永嘉二年,中原贵族为了躲避异族入侵,开始避难到福建的晋江流域一带,古汉语也随之传入当地,泉州话慢慢形成。唐高宗时期,陈政、陈元光父子为平战乱,屯垦漳州,漳州话也因此形成。随后至唐代末年,王潮、王审邽、王审知三兄弟统治漳州,再次带来九世纪的中原汉语,自此闽南语正式形成了。如今说闽南语的地区除了泉、漳、厦、台湾,还包括潮汕、龙岩新罗、三明大田等诸多闽南文化的外围区和辐射区,约有6000多万人。
“古厝说书”便是以闽南方言为载体的民间娱乐项目。古厝茶馆里,三五好友,沏一壶好茶,品茗闲谈,悠然自得。说书人身着中式长衫,一口原汁原味的闽南口音,伴之以淡淡茶香、若隐若现的琵琶古乐,令人心神宁静清雅。古厝说书所讲内容甚是丰富,既有中国历史神话传说,也有不少流传在当地民间的故事,由此闽南民间浓厚的文化气韵便可见一斑。
听过南音的人,会觉得南音不同于其他戏曲音乐,它音质柔软缠绵,没有太多的重音,好似宫廷乐曲一般清贵高雅。南音随着中原古汉语一并传入泉州,保留着唐宋古典曲牌,有浓厚的中原古乐遗风,间或融入某种异域情调,并与闽南的民间音乐融会一体而逐渐成为词曲清丽柔曼、旋律缠绵深沉的美妙乐种。南音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有“音乐活化石”的美誉,是一部立体的中国古代音乐史。
泉州素有“戏曲之乡”、“木偶之城”的美称。根植于泉州的提线木偶戏古称“悬丝傀儡”,又名“丝戏”,民间俗称“嘉礼”,是流行于闽南语系地区的古老珍稀戏种。提线木偶,顾名思义就是从上空提线操纵的木偶形体。提线演员们简单的一提一落,木偶傀儡们瞬间被赋予了生命和灵魂,立刻生动活现起来,每一个翻滚跳跃,又或是眉宇之间、唇齿微启的细微变化,都真实得让人惊叹不已。相传提线木偶戏是在唐末王审知入闽时传入泉州,到了宋代,已在泉州民间广为流传。如今泉州提线木偶已多次登上国际舞台,深受海内外艺术家的喜爱和赞誉。
 
文化源流  美在底蕴
 \  
 沿着仿古阶梯,踏着洛阳桥的思念,便进入第二展厅。不同于第一展厅的火红绚烂,第二展厅好似一个大海深处的水晶宫,满眼都是纯澈的蓝,处处洋溢着别样的海洋韵味。闽南地区位于中国的东南部,丘陵山地之中交错着河海冲积平原,东面海岸线绵延一千多公里,分布着许多天然良港,特别的地理生态促使闽南人早早地走向海洋,走向世界。在漫长的历史进化中,闽南凭借着滨海的地理环境、丰厚的历史底蕴和多元族群文化的交融,创造了海洋文明和农耕文明水乳交融的辉煌。
看,远古人向我们走来。生活在闽南地区的土著越人,拉开了闽南文化的历史帷幕。神秘古老的古人类化石、贝堆、刮削器、陶拍等珍贵文物,支撑着我们对远古生活的探索。古越人过着渔猎和农耕并重的生活,他们善于捕捞鱼类和贝壳类食物,留下大量贝丘遗址的同时也留下了新石器时代福建走向海洋的脚印。他们用千年铸造的雄浑,也在历史的长河中慢慢褪去浓重的色彩。
东周的石矛、汉代的文官陶俑,再到南北朝的五联罐、唐代的开元通宝铅钱,恍惚间穿越闽南历史的长廊。西晋末年,中原汉人为躲避战乱,向南方迁移,远离金戈铁马,偏安一隅却也得了休养生息的天然之地。他们带来了先进的生产技术和语言文化,在闽南地区开荒垦田,繁衍生息,从经济、政治到文化、艺术等方面渗透到闽越人的生产生活中。
文兴码头的沧桑,洛阳桥的落日余晖,郑和船队的浩荡起航,九日山摩崖石刻的斑斑印记,让人仿佛身临泉州当年“船到城添外国人”、“涨海声中万国商”的辉煌之景,帆樯林立,商贾云集,来往船只满载着丝绸和瓷器,身着异国服饰的商人旅客无不为这繁华喧腾的“光明之城”所陶醉。宋元时期,泉州的海外贸易活动空前繁盛,已成为一个世界性的经济文化中心,也是全国重要的造船基地,其造船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到了明清两代,由于政府实行闭关锁国的政策,官商贸易渐渐衰弱,私商贸易却如火如荼起来,此时漳州月港与厦门港悄然兴起,一度维持着闽南地区海上贸易的繁荣。
文物展柜里,泛黄的侨批上还隐约残存着汇款人的字迹,东洋各国仿中国古钱币也默默见证着闽南文化的播扬翻腾。照片上,闽南在东南亚各国的会馆毅然挺立,华工在马来西亚橡胶园里挥汗如雨,新加坡唐人街上处处闪烁着华人的身影。明清以后,闽南文化不断向外传播,内陆地区向潮汕、海南、江西、浙江等地辐射,向东跨越海峡横渡台湾,向南漂洋过海驰骋东南亚各国。海外闽南人凭着不畏艰险的精神,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勤劳节俭的美德,勤奋劳作,集腋成裘,逐步发展,创造了属于闽南人的“海上帝国”,也为移民地经济的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慎终追远 美在亲缘
 \
燕脊朱瓦,红砖白墙,古香古色的镂空雕花,一座闽南传统祠堂代表——洪氏家庙出现在眼前,静静地展现着闽南宗族文化的神秘悠远。随之进入第三展厅,开始一场慎终追远,延绵不息的宗族之旅。
闽南人在移民和再移民的历史过程中,保留了中国最为完整的宗族文化形态。历代中原汉人举家或举族南迁,都以聚族或聚乡而居的形式,来巩固发展自己占有的生存空间。抬头望去,传统民居门楣上书“丁号”、“堂号”映入眼帘,“堂号”体现家族的祖籍地,“丁号”则代表了该姓氏其中的一个支脉。“锦绣传芳”、“ 开闽传芳”、 “紫云衍派”、“延陵衍派”,这永远镌刻在家族祠堂门匾上的醒目大字,记忆着家族的一段历史、一次辉煌。
信步向前,眼前又是另一番景象。八仙桌上,摆满了肴馔果蔬,焚香萦绕,烛光点点。雕花精美的公妈龛内供放着家族祖先的牌位,庄严而肃穆,让人不禁也肃然起敬。恍惚间,耳畔已是锣鼓喧天,宗族祠堂里,乡里同人齐聚一堂,有的敲锣,有的吹唢呐,乐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族长手捧族谱,跪读祭文。子孙后代轮番为列祖列宗亮烛上香,虔诚叩拜。一切的一切,都给人一种真实的凝重感。闽南宗族组织在两宋时期已经在村落得以发展,明代中期达到鼎盛,许多宗祠在这一时期修建,大量闽南族谱也在这期间编撰。谢谱仪式便是为了记录家族历史和迁徙情况,提升家族凝聚力,增进各个家庭的信任和了解。千百年来,一直是家族中最隆重的宗族仪式。
闽南人在向台湾、海外移民的迁徙中,同样秉承了这种家族性迁徙形式,传承发扬了闽南人的宗族观念。开拓台湾的晋江人张士箱,这一个跨越海峡的张氏家族,清晰地勾勒出一个跨越海峡家族的创业历史,也是闽南无数家族移民台湾的缩影。张士箱出身书香世家,清康熙四十一年,为了便于取得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张士箱移籍台湾,于乾隆二年以台湾府贡生任漳州训导。张士箱父子在开发台湾北部地区时,联合族人和乡亲修筑了七处陂圳。土地的开垦,水利的兴修,促进了台湾农业的迅速发展和社会经济的繁荣。如今,张士箱在台湾的后裔已达2000多人,自1986年以来,每年都组团回晋江湖中谒祖探亲。张士箱逝世后,其四房子孙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进行分家,充分体现了移居台湾的家族行为观念和财产分析的共有准则。
海外闽南人的宗族组织也同样使闽南本土与海外的闽南人保持着紧密的社会网络关系,增进了海外华侨对闽南文化和中华文化的血缘认同。闽南人举家移居海外的同时,也将闽南的民间习俗、传统文化传入当地。移居地华人的饮食、着装、婚嫁、节庆、宗教信仰等方面,都与闽南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远在海外,心系故土,经过世代的繁衍,依然深知宗族观念,并通过宗族的认同形成一个寻根的意识,利用家族意识发展企业,社团、社会组织,世代传承,无时不刻传达着对远方宗亲的无限思念之情。
 
多元信仰  美在和谐
\

第四展厅回归了暖色调的热烈,透过竖琴式的落大屏风,宗教大观园的神圣与静谧,在一片铺天盖地的砖红中,宁静地绽放着,散发着深沉的芬芳。多元的族群构成和历史上的中西文化交汇,蕴育了闽南文化的多元信仰。伴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和港口的发展,世界各种宗教也纷至沓来。“宗教博物馆”的美誉从此应运而生。
万国的海船浩浩荡荡地驶入闽南这个神奇幽美之地,载来了各种信徒,从佛教到伊斯兰教,基督教到印度教、摩尼教、犹太教,香客绵延不断,钟声不绝于耳,共同吐纳着宗教圣地的独特禀赋。佛教寺庙泉州开元寺的石柱上,镶嵌着浮雕印度教的神话故事;漳州的四牙象石刻,四牙象身驮火焰法物,经见证,疑是摩尼教前身的留存文物;位于泉州新门外的石笋,反映了婆罗门教的图腾崇拜;道教的老君岩坐像在清源山上迎来了千年的顶礼膜拜。除此之外,闽南的建筑也纷纷借用了各大宗教的艺术风格。
柔和的灯光下,祭孔青铜礼器熠熠生辉,鼎、尊、簋、壶、爵、豆,这些清代青铜艺术家的天工之物,留给了后代无限的历史遐想。祭孔乐器排箫、笙、籥、旌、笏、干、戚,也在一旁默默地彰显着古老而浓郁的儒家风范。礼乐是孔子儒家学说的主要内容之一,孔子重视祭祀祖宗和先贤,在举行祭祀时,用音乐配合,以陶冶人们“温良恭俭让”的性格,增强礼的作用。孔子的儒家学说对闽南地区的影响颇为深远,培养了闽南人仁爱孝义、尊师重道的精神。每年的孔子诞辰纪念日,闽南各地纷纷举办隆重的祭孔仪式。闽南、台湾、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等地兴建的孔庙,推动了各地区儒家思想的普及,同时也是闽南文庙与海外文庙历史文化交流的见证。
灯光渐渐昏暗,眼前忽黑,只有展柜后隐约透着红光,让人一时难解。按下多媒体的电脑按钮,才知这里暗藏着十六尊闽南民间信仰神像,众神在此各取一位,相安无事。闽南民间信仰具有复杂性和多样性的特征,众多神祗同时存在于闽南各地,一个人或者一个家庭可以同时信仰多种神祗,一个乡村也可以有多个不同的地方保护神,但是祈求健康平安、渴望美好生活,却是闽南人共同的追求。观音、妈祖、关帝、清水祖师、保生大帝、开漳圣王等众神仙的汇集,是一种超越宗教的宗教,他们共同护佑着这一方神圣的土地、也成为当地百姓心中最圣洁的精神寄托。
此次展览征集的大量文物中,有许多来自海外。眼前的贴金番仔妈祖坐像,头戴冕冠,身披霞衣,紫红的头发和高挺的鼻梁,让人不禁惊叹,妈祖到了海外,也有了当地人的新面孔。还有印有英文店号的“天公金印版”、上世纪初在新加坡制造的中坛元帅符咒印版、闽南人移民或出洋时随身携带的香火盒,这些看似平凡的海外文物,却勾勒出闽南人在东南亚各国艰辛的海外奋斗史。闽南人在“过台湾”、“下南洋”时,宗教信仰也随着他们一并来到新的地域,为他们在新环境中的打拼生活提供精神慰藉。在东南亚等国家,宗教信仰还成为闽南人在侨居国传播中华文化的桥头堡,成为进侨居国与中国友好往来的文化纽带。东南亚各国的天后宫、关帝庙、真人宫等庙宇,均是闽南庙宇的分灵。
遗产绚烂  美在传承
\

虔诚走过宗教的凝重洗礼,顺而进入第五展厅,明快而温暖的米黄色扑面而来,耳畔悠扬的《送别》童声若隐若现,随处可见的传统工艺品焕发着生生不息的宏大力量。悠久的历史传承,独特的文化创造,为闽南文化留下了绚烂的文化遗产。无论是民居、寺庙、桥梁、墓葬等物质文化,还是戏曲、舞蹈、口头传说、民间信仰、民间艺术等非物质文化,抑或是思想精神领域的文化贡献,闽南文化遗产都呈现出闽南方言文化区的鲜明个性,体现出闽南人的思想智慧和聪明才智,异彩纷繁,弥足珍贵。
繁复细腻的漳浦剪纸、如烟如雨的永春纸织画、丰富瑰丽的潮绣抽纱,阵阵吐露闽南传统手工艺的神奇魅力。贴近每一个展柜,从清代漳州平和窑的克拉克粉盒到当代潮州窑的八仙奏乐;从泉州打锡巷流传出的精美锡器到新加坡源崇美茶行的锡质茶壶茶罐;从古典陶瓷的写实写意到当代精品瓷器的精雕细琢,每一件工艺品,都让人如痴如醉,让人的心灵长廊得到最完美的升华。 
此次展览还情景再现了闽南传统红砖厝的古街巷,重现了闽南古街巷中特色店铺的旧时风貌。古香古色的泉苑茶庄里,铁观音飘来阵阵茶香;台湾古早味小吃馆内,店小二正准备揭锅取食,飘香四溢的面线糊,金黄酥脆的春卷,圣人也垂涎;漳州八宝印泥店的柜台上,小巧玲珑的八宝印泥琳琅满目,制泥师傅正将珍珠、玛瑙、麝香、琥珀、珊瑚等八样珍稀材料汇入瓷缸,来回搅动;泉州涂门贡糖店传来了“一块一元钱”的叫卖声,从机器里投入一枚硬币,贡糖随机落下,惹得参观的小朋友们欢呼雀跃。还有裕源瓷器店、潮州木雕、花巷花灯,妆糕人等特色店铺,犹如徜徉于青石小巷,在仿古的木雕窗棂间,也过了一回穿越的瘾。
“红砖白石双拨器,出砖入石燕尾脊。雕梁画栋皇宫石,土楼木楼中西璧。”这首诗恰到好处地描绘了闽南的传统民居特色。作为中国建筑中的一朵奇葩,闽南传统建筑具有丰富的建筑艺术文化。和谐均衡的布局、精致典雅的装饰和瑰丽绚烂的色调将闽南传统建筑厚重的古典气息和美轮美奂的艺术魅力展露无遗。蔡氏古民居、杨阿苗故居均是闽南建筑红砖古厝的代表,砖石混砌、飞檐高翘,随处可见的砖雕、木雕、石雕、泥塑刻画了一幕幕精彩的历史传说。有些历史故事在岁月的冲刷的中俨然已让后人忘却,然而这古民居的文化魅力却在瞬息万变的现代社会里闪烁着亘古不变的历史光辉。
方才还沉浸在浓郁的民居气息中,一不留神便撞进了传奇的文山书海里。多媒体大屏幕上,正播放着同安人苏颂的水运仪象台的制造过程。展柜里,泛黄的古书将一段段历史传奇娓娓道来。闽南自古享有“海滨邹鲁”的盛誉,涌现出众多的思想家、艺术家、军事家、文学家,他们在天文、地理、军事、建筑等领域取得突出成果。而今,遍布世界各地的闽商们,他们带着血液里爱拼敢赢、永不言败的力量,创造了东渡日本、北达欧亚、西至南北美洲、南抵东南亚各国的辉煌历史,在各方领域闯出了一片天地,总资产已超过2万亿美元。
不知不觉中,世界闽南文化展示中心主题馆的游览已然接近尾声,在“走向未来的闽南人”的视频中缓缓结束了多彩丰富的闽南文化之旅。闽南人从远古走向未来,在搏击历史风云、驰骋浩瀚海洋的历练中,创造了令世界瞩目的闽南文化。但愿闽南这方神圣热土的瑰丽文化内涵和闽南人爱拼敢赢的海洋精神能长存世界,永绽光芒。

相关报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