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魅力海西 > 正文

走进九日山
2013-04-28 15:51:58   来源:   评论:0
走进九日山
文:泉州旅游局 图:廖平和
 \
「九日山概况」晋朝永嘉年间,中原一带战争频繁,一些中原士族纷纷南行入闽,来到这片曾经是闽越族人居住的土地,沿晋江两岸定居,每年九月初九重阳佳节时,在此登高远眺,北望中原,寄托乡思,因此这座山就叫九日山。
九日山分东、西、北三峰,东峰因姜相隐居于此,故称姜相峰,西峰因秦系隐居于此,故称高士峰。山不高,最高海拔仅110.2米,正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南朝时印度高僧拘那罗陀两次到九日山翻译《金刚经》。浙江绍兴隐逸诗人秦系结庐山上,在此长隐共25年。唐朝宰相姜公辅因忠言直谏被贬谪到泉州当别驾,到九日山隐居13年至终老。当时南安市青年才子欧阳詹经常来九日山游览并筑室读书。唐末,被誉为“香奁诗人”的韩偓大学士,也潜居寄迹九日山,写下了大量的诗歌。有人为纪念秦姜欧韩四名士,曾于山麓建造“四贤祠”,可惜都已荒废。
九日山曾有“三十六胜迹”美誉,因此被游人称为“一似桃源隐,将令过客迷”。九日山素有“山中无石不刻字”之称,这里还记载了泉州同海外各国贸易往来的历史盛况。因而被誉为“天然的书法展览馆”、“文物宝库”和“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南安县志》记载:“自晋以来,士大夫避士多游息赋咏于此,至唐而益盛,笔墨与兹山并传。”现在全山共有唐、宋、元、明、清石刻77方。
\
「延福寺」延福寺建于西晋太康九年(公元288年),是闽中最古老的佛寺,已经有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南朝时期,印度高僧拘那罗陀来中国,曾在此翻译佛经,其盛况已闻名海内外。到唐朝初年,延福寺共有院落54所,其中21所获皇上赐匾。
据说唐朝重建大殿时,僧人到永春乐山搜求木材,遇到一位白须老翁的指引,求得巨木大杉。僧人当夜又梦见老翁答应将木材运到延福寺,第二天果然江水暴涨,木材顺流而下,直至大殿建成,取用不缺。因木材得神力所运,故大殿建成后取名“神运殿”,为感谢乐山老翁相助,于寺中另建一祠祀之,取名灵乐祠。北宋,因其灵圣而被封为“通远王”,称通远王祠,以后复改为昭惠庙。蔡襄任泉州太守时,泉州大旱,来通远王祠祷雨,果然应验,就奏请朝廷加封为善利王。
泉州自宋元佑年间成立市舶司后,就定期在延福寺通远王祠举行祈风典礼。祈风典礼之所以选在九日山举行,是因为有灵验的通远王祠和秀美的九日山风光,吸引了参与祈风仪典的官员吏属。场面隆重的祈风仪典,官盖如云的登山游览盛况,使得九日山熙熙攘攘,名噪一时。
延福寺初建时距今址二里许,唐代宗大历三年(公元768年)移建于九日山南麓。闽中名士欧阳詹为寺题匾额,名相姜公辅,诗人秦系,都结庐于此。唐懿宗大中五年重修扩建,皇上赐名“建造寺”,形成一片无比壮观的建筑群,与九日山峰峦林壑连成一体,溪山古刹相掩映,松涛梵音竞生色,因而被誉为“东南之美”、“幽人之窟宅”。[西峰石刻群]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考察队于1991年2月前来九日山考察时留下的考察纪事并签名石刻,也是全山最“年轻”的一方石刻,碑文的内容是这样的:“在九日山最后一次祈风仪典之后七百余年,我们,来自非州、美洲、亚洲和欧洲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国际考察队员,乘坐阿曼苏丹提供的‘和平’号考察船来到这里。作为朝圣者,我们既重温这古老的祈祷,也带来了各国人民和平的信息,这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综合研究项目的最终目标。为此,特留下这块象征友谊和对话的石刻。”这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留在我国绝无仅有的摩崖石刻,将同古老的九日名山相得益彰,辉映千年。
\
九日山历代留下的石刻群,按内容分类,有景迹题名石刻、登游石刻、游览留名石刻及海外交通祈风石刻等。最为珍贵当数海交祈风石刻了。海交祈风石刻是九日山摩崖石刻的珍品,是我国古代海外交通史不可多得的重要物证。这类石刻全山共保存13方。它记载了十二三世纪我国宋代泉州港同东南亚、印度洋、波斯湾、红海和东非等地区的海上经济贸易和人民交往的史实。由于宋室偏安江南,经济重心南移,同时,北方陆上“丝绸之路”因战乱中断,促进了“海上丝绸之路”的蓬勃发展。因此,泉州港成为与埃及亚历山大港并驾齐驱的“东方第一大港”,成为南宋的经济支柱,朝廷极为重视。
\
当时,出入泉州港的许多番舶船队,夏季御南风而来,冬季顺北风而去,一年两次,每到海舶往返的季节,就由泉州郡守或提举市舶主管的官员,率领有关官员到延福寺的昭惠庙举行祈求海舶顺风典礼。曾经担任泉州两任太守的名宦真德秀在祈风祝文中说:“惟泉为州,所持以足公私之用者,番舶也。番舶之至时与不时者,风也;而欲使风之从律而不愆期者,神也!”说明了泉州海外贸易的重要性以及祈风典礼的缘起。
这是一方记载南宋司马伋等人的祈风石刻。石刻碑文的内容是这样的:淳熙十年,岁在昭阳阏;闰月,廿有四日,郡守司马伋,同典宗赵子涛、提舶林劭、统军韩俊,以遣舶祈风于延福寺通远、善利、广福王祠下,修故事也。遍览胜概,少憩于怀古堂,待潮泛舟而归。司马伋是陕西人,司马光的后裔。这是他担任泉州太守时率领有关官员举行遣舶出海的祈风典礼,然后遍游九日山,憩息于怀古堂,等待退潮时驾舟返回泉州的记事石刻。从中可看出当时的祈风典礼由太守主持,提举舶事及有关人员参加,而遣舶祈风多在每年冬季泉州北风盛之际举行,并可知宋代时海潮可达九日山下。
\
这一方游览题名石刻原文是:“庆历四年二月二十四日,沈衡蔡襄庄复口口,宜邑宰夏化育林口,同游延福寺隐居口。”有些碑刻因年代久远且风化无法辨析原字。这段石刻是宋代大书法家蔡襄手笔。当时因他是直书岩上以供镌刻,所以底地、字迹会略显粗糙,但是其笔力雄健,仍不失为大家手笔。蔡襄19岁登进士,曾两次任泉州太守。他曾命人从福州至泉州沿途广植榕树,当时有一首民谣唱道:“夹道松,夹道松,问谁栽之我蔡公,行人六月不知暑,千古万古摇清风。”(闽南人称榕为松)闽泉道路乡里多榕树,被喻为是风水树。九日山在20年代尚有古榕六七株,也是蔡襄倡议种植的。
\
「泉南佛国石刻」西峰秦君亭下的无等岩,上部向南伸出,岩下凹成一个天然洞穴,坐北朝南,背山面水,冬暖夏凉。唐朝,浙江绍兴高僧无等禅师慕名云游来到这里,挂锡于延福寺,登游九日山,遍览“三十六胜迹”,凭吊秦君亭、姜相台之后,看见此洞背后群峰叠翠,面前晋江披绿,山明水秀,地静景幽,正是释家修行入禅之所,因此,就在此洞结草为庐,劈柴当扉,砌筑成一间六尺见方的石室,在此静坐入室,与世隔绝。时任泉州刺史的卢同白亲眼看见无等禅师清修苦炼,由感而生作了一首诗:“九日山前八十秋,禅庵遥枕晋江流,师心应共山无动,笑指烟霞早晚休。”无等禅师隐居九日山石室44年不下山,终年99岁,后人为纪念这高僧,就称此岩为“无等岩”,现保留着当时石门斗一方,上面有莲花瓣及门轮孔两个。无等禅师在此隐居时,在岩额上题刻“泉南佛国”四个字,后被磨灭,元代至正十年秦政大夫监郡契玉立来访九日山时补题重刊。
\
「秦君亭」这是秦君亭旧址。秦系是浙江绍兴人,唐德宗年间,年逾五十的秦系,为躲避安史之乱,远离江浙,千里迢迢来到九日山,看到山巅岭下晋代古松虬枝翠发,雄健挺拔,随即流连忘返,就在西峰岩顶峭崖巨岩下结庐筑室,过着“日有溪山长相伴,夜听松涛暂入眠”的隐居生涯。
泉州气候温暖湿润,唐朝著名诗人韩偓称之“四序有花常见雨,一冬无雪却闻雷”。因此,秦系在山中能“终年常裸足”、“石上卧常闲”。他经常到山下金溪戴月泛舟,闲逐狎鸥,于山巅向风长啸,在松下鼓琴自娱,有时到岭下觅粟摘花,有时到溪边垂钓。在他隐居九日山期间写下了大量的诗篇,都表达了他对九日山的挚情和长隐的心志。为了回报这位“痴情”的诗人,人们就把西峰叫做高士峰,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人们为纪念秦高士而建造的秦君亭,秦君亭旁边的岩石上有三个“高士峰”石刻,是北宋庆历六年(1046)福建提刑观察使苏才翁莅
临泉州登游九日山时所题。
\
「一眺石·翻经石」西峰崖边这一片方广丈余的大磐石,相传是南北朝时天竺(印度)高僧拘那罗陀将梵文佛经(金刚经)翻译成中文的地方,后人就把这块岩石称为“翻经石”。一千多年来,沧桑巨变而此石依然如故。
翻经石左边的“一眺石”字刻,据考证是宋代石刻,指的大概就是这块方广丈余的大岩石。站在这里,东望清源,南对紫帽,左襟丰州,下临金溪,遥看泉州古城双塔耸立,近览金鸡湖水掩映,放眼晋水入海去,回瞬闽山叠嶂来;景色万千,令人心旷神怡。怪不得明代布衣诗人黄克晦会写出“一眺石边几度看”的诗句,写尽了多少游人客子在此伫立眺望,来不忍去,去又复来,流连忘返的情景。
翻经石西侧岩石上的“与木石居”也是宋代石刻。今天已无法揣摩作者的心态,但令人遐思。历史上登临九日山的客子游人,形形色色,也许有人登临到此,看这边风景绮丽,流连忘返,索性在此长隐,与木石居,或许是那些不得志的文人雅士心如枯木,意似顽石,而遁迹避世。
\
「石佛亭」西峰绝顶的石佛岩,是北宋泉州节度使陈洪进倡议镌刻的一尊石阿弥陀佛像。据说当时附近经常发生火灾,为了使百姓风调雨顺,陈洪进令名工巧匠,在此利用插天巨岩,因石而形,雕刻阿弥陀佛巨像。佛像为整块巨岩凿刻而成,就连整座石佛的梁柱墙盖,也全用石头盖成,意为纵土克火,解火灾之患。这尊石佛像趺坐莲花座之上,袒胸盘足,双手托放膝上,气势雄伟,衣褶深密,宛然唐风。
现在的石室是清康熙年间重修的,屋顶分两层,上层作八角尖顶式,下层作四柱庑廊式。大门上“洞天别现”的横额是李延基题勒的,因该亭形似一座有盖的炭炉,石佛又能压火,所以当地又俗称“荫炭亭”。宋朝王十朋曾为这尊石像赋诗一首:“卧草埋云不记秋,偶然成佛坐岩幽。纷纷香火来祈福,不悟前生是石头。”这首诗不同一般的咏佛之作,读来别有一翻情趣。
\
「姜相峰」姜相峰就是东峰,因唐相姜公辅在此隐居终老而得名。至今东峰还留有姜相隐居的一些古迹,如姜相台、姜相墓等等。姜公辅是在秦系隐居西峰13年后来到这里的,两人在东西峰之间遥相呼应,谈诗论酒,共处了13年。在他的草庐前有一片巨岩,巨岩顶端极其平坦,可坐十多人。遥想当年,姜相一袭长袍,在此闲坐眺览,啸傲山水。明朝诗人登临至此,曾作诗“姜相登临处,青山客落晖”。
这里留存着“姜相峰”宋代石刻,旁有一方现存最早与市舶海交有关的石刻。也是最早出现“提举市舶”这个官名的石刻。这就是泉州在北宋时设置市舶司的确切证据。碑文中的方正当时任泉州郡守,章炳文任提举市舶,林深之当时任南剑州观察推官。
\
「廓然亭」廓然亭于北宋元丰年间建造,历代诗人词客登临九日山时均到此雅集吟咏。朱熹曾经两次到九日山,在此题了一首诗:“年随流水逝,事与浮云失,了知廓然处,初不从外得。”南宋陈知柔赋诗赠其叔子:“廓然堂上少迟留,万壑风烟眼底收。”我们恍惚看见古代九日山的无限风光,感受到文人墨客们对九日山无限倾心的情结。
\
「东峰石刻群」“舶司岁两祈风于通远王庙,祀事既毕登山泛溪,因为一日之矣,淳熙——申夏四月,会者六人:林木开、赵公迥、胡长卿、韩俊、柳知刚、赵善梁。冬十月,会者五人:赵不易、胡长卿、韩俊、赵善梁、郑颐孙。”这是南宋淳熙十五年(1188) 一段记载一年两次(夏四月冬十月)祈风的石刻。参加两次祈风的官员大致相同。俄罗斯著名作家果戈里曾说:“建筑同时还是世界的年鉴,当歌曲和传说都已经缄默时,它还在说话呢。”中国还有一句老话:“见了故物,如见故人。”虽然这里没有辉煌的建筑群,但这些已有一千多年历史的石刻,能让我们回望历史,回望一千多年前这里船舶密布,桅墙林立、官盖如云、万商云集的盛景。

相关报道:

关键词: 走进 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