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泉州空港 > 收藏天地 > 正文

荒寒瓷上景 雅逸何许
2013-05-20 16:19:39   来源:   评论:0
荒寒瓷上景  雅逸何许
文:曹宏志
\
粉彩踏雪寻梅图瓷板画
2012年9月中旬,在日本福冈举行的“首届大承国际拍卖会”上,我国民国时期瓷画名家何许人的粉彩踏雪寻梅图瓷板画一出现,便使得拍卖会现场气氛陡然高涨:各路买家志在必得,连连举牌;拍卖师报价声声,迭次上扬。最终,这幅作品以高出起拍价十余倍的价位,被我国一位买家纳入囊中。
这件粉彩踏雪寻梅图瓷板画(图1),长方体,37×24厘米。图以粉彩绘雾弥江天,松梅冠雪,板桥横水,一派荒寒冷逸中,有高士乘蹇驴携童踏雪过桥;蹇驴驽弱,踏雪艰行,举步不稳,留下了串串“蹴踏”蹄痕。画面右上部题七言绝句诗:“豪气冲寒雪浪开,骑驴蹴踏小桥来。梅花岭上馨香满,折得旋归助酒醅。”诗后题识:“时在甲戌季秋月,钟藩先生法鉴,阳谷许人何处画于湓浦。”题诗右上角钤画有“仁作”朱文方章一枚,题款后钤画有“许人”白文、“何处” 朱文方章各一枚。题诗的书法隶书而略带魏碑笔意;题识则楷书而略带行书笔意,是宗法“二王”(羲之、献之)的面貌。
题识中的“甲戌”年,为1934年;“钟藩先生”,应是与作者同时期的画家姚钟藩;“阳谷”,乃作者自署的郡望,因何许人是安徽省南陵县人,东晋时该地称阳谷;“湓浦”,地处今九江,因源出江西瑞昌县清湓山,亦名湓涧,东流经县治南俗名南河,绕城而东,会诸小水东经九江县城下,又名湓浦港。因为作者中年以后常往来于景德镇与九江之间,并在九江自设店号,自画自销,故其作品署款中多有“湓浦”字样。
这件制作于1934年的踏雪寻梅图瓷板画,是何许人雪景山水画艺臻于成熟时期的作品,它构图上远承五代、宋人造景取势的传统,笔墨上取法清初“四王”中的王原祁,画面中远处的雪景寒林,苍茫空灵;近景的板桥树石,简括明快;而高士、蹇驴、童仆,形象生动传神。作者巧妙地把粉彩运用于瓷绘雪景山水之中,以传统填色的粉润效果,表现出一种既晶莹剔透,又高洁旷达、意境深邃的艺术效果。这件瓷板画的题材和风格,是何氏雪景山水常见的一种“面貌”,也是一件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说到这里,似应说明一下, 当时的何氏瓷器,首先是为市场而造,是商品,因此,只要某种“面貌”被市场接受、欢迎,就会被复制或批量生产。所以,这种踏雪寻梅题材的山水、人物画,在当时题款为“许人出品”的瓷器中十分常见,比如这件流落东瀛的粉彩踏雪寻梅图瓷板画,与其构图、内容、画法、题识几乎完全相同,只是在规格和细节上略有差异的作品,笔者在国内即看到过三种。
作为我国近现代绘瓷史上冠绝一时、有深远影响的一位艺术名家,何许人所生活的时代,是一个“乱世”。他死后,其弟子们为其立像并撰写悼亡诗,概括其一生行状:“壬午降人世,殁于庚辰年。平生好丹青,雪景海外传。出身非寒苦,一炽赴贫贱。由浔入浮梁,艺坛新技添。珠山结八友,广交天下贤。先生云游去,美名扬画苑。”
何许人是安徽南陵人,原名处,字德达,乳名花子。少年时家境贫寒,曾受雇于人以谋生计。他聪慧过人,谦虚好学,刻苦用功,自幼喜爱画画,14岁与乡友到景德镇入瓷庄学艺,常以清初“四王”之作为范本,摹前人画迹,循古人规范。17岁进入当时的景德镇瓷艺界后,从青花入手,专研明清青花的工艺特点,练就了瓷画的基本功,同时学习清末以来盛行的浅绛彩;从金品卿、程门等浅绛彩名家的身上,学习文人画派画瓷的独特风格;他还临习宋元以来的青绿山水画和清代“四王”的山水画。何许人的聪慧和勤奋,使他受知于瓷绘名家王琦,王琦根据谐音将花子改为华滋,又谑以陶潜《五柳先生传》中“先生不知何许人也”句,更名何许人,其后他便以此名行世。
为了开阔眼界、提高画艺,何许人“师古人”的同时也“师造化”,曾多次游历黄山、庐山等名山大川。1911年应詹元广、詹元斌兄弟之聘,赴北京摹画仿古瓷器。此次北京之行,正值何许人而立之年,他得以饱览故宫所藏历代名画名瓷,并结识了许多前清遗老和八旗子弟。在与他们的交往中,临摹了大量历代大家的作品,扩大了自己的绘画视野和审美情趣。
1916年以后,何许人画瓷渐以仿古雪景山水为主。构图上远承宋人造景取势之技,笔墨上取“四王”之法,而且在工艺上革故鼎新,巧妙地把粉彩玻璃白运用于雪景山水之中,既有传统填色的粉润效果,又具有画意生动的韵味。中年以后,他着重于画理与技巧的结合,瓷画技艺日臻完美。在艺术形式上,何许人的雪景山水十分讲究章法布局:他或用斜切而入的山径,或用河床两岸的景物,强化绵长无尽、辽阔深远的空间。他还注重近、中、远三重构图:画面多呈山势相叠、坡岸交错。他的作品无论是大幅瓷板画,还是小件印盒都用笔精到,工丽严谨,法度整饬。在笔墨技巧上,他以墨彩为主色,描绘山岭的莽苍、辽远;以细腻的笔触、暖亮的色彩着意刻画细节,如蹇驴踏雪与归人跋涉时留下连串印迹;而屋宇楼台,也总以一两处暖色点染。如他在一个题名为踏雪归庄粉彩瓷盘(图2)的描绘,就堪称是这种笔墨技巧的典型表现。所以他的雪景寒林,能使人在荒寒中见暖意,沉静中见空灵!
\
图2 何许人墨加彩踏雪归庄
1934年前后,技艺已臻于成熟的何许人为寻求发展,客居九江,并于九江自设店,号曰“红店”,(注:当时称经营彩瓷的瓷器店铺为红店),从景德镇定制坯胎,然后坯上加彩,自画自销,经营彩瓷。其间,他往来于景德镇和九江之间,并设帐授徒,如著名花鸟画家、雪景大王邓肖禹、余文襄就出自其门下。可惜仅数年,一场大火,使其苦心经营的店铺毁于一旦 ,结果是“一炽赴贫贱”。 此后,再度回到景德镇,用其弟子撰写的悼亡诗句来说便是:“由浔入浮梁,艺坛新技添。珠山结八友,广交天下贤。” 经过这场火灾,由富裕店主瞬间变为贫贱画师的何许人,重归景德镇,成为“珠山八友”的“常聚”成员之一。
\
图3“珠山八友”瓷板画  十幅.tif
在这里,不能不说说中国陶瓷史上的第一个艺术流派“珠山八友”。虽然统称八友,但前后参加这种雅集的共有10位,他们是王琦、王大凡、刘雨岑、程意亭、汪野亭、邓碧珊、田鹤仙、徐仲南、毕伯涛和何许人。作品多以“珠山”题款,故名“珠山八友”。“珠山八友”中的王琦、王大凡善画人物;程意亭、刘雨岑主攻花鸟;邓碧珊画鱼藻;何许人专攻粉彩雪景;毕伯涛专攻翎毛花卉;徐仲南画竹;田鹤仙画梅。(图3)“珠山八友”开创了现代陶瓷文人瓷画的先河,对中国陶瓷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而使景德镇陶瓷的表现空间从工艺方面拓宽到艺术层次。
\
图4 墨彩诗客寻梅瓷板画
何许人雪景山水瓷画,虽然脱祛窠臼、自成一家,但仍是出自古人之法、博采众长的结晶。研究者认为,何许人的山水画,不仅承宋、元人构图的余绪,有浙派山水吴伟、戴进的流脉,还可以看出董源、巨然的影子;而在笔墨上,则多取法清初“四王”中王翚和王原祁。何许人曾创作过一方墨彩诗客寻梅瓷板画(图4),画上题识:“诗客骑驴过桥去,不因觅句便寻梅,仿乌目山人(王翚)法于珠山,何处画。”确署此图宗于“乌目山人”。1936年秋,何许人在珠山创作的一方粉彩踏雪寻梅瓷板画(图5),画上题识为:“时在丙子年仲秋上浣,许人何处仿王原祁之笔意写于珠山。”何许人晚年作画,多是王原祁的面貌,如上文所举创作于1934年的粉彩踏雪寻梅图瓷板画,用笔之法亦属娄东一派。
\
图5 仿王原祁粉彩踏雪寻梅瓷版画
\
图6仿王鹤粉彩踏雪寻梅瓷瓶
何许人的创作,在技法上也借鉴今人。在嘉德2012春季拍卖会—八友遗珠—二義草堂民国瓷画专场上,一件何许人创作于1932年的踏雪寻梅粉彩瓷瓶(图6),以172万元价格成交, 画上题识曰:“谁踏板桥迹,逼真是爱梅。枝头皓照探,驴背冒雪回。时在壬申立秋前三日。仿王鹤笔意,许人何处画于湓浦客次”,确署此图“仿王鹤笔意”。王鹤与何处是同时代的画家,江苏无锡羊尖人,字云轩,号鹤巢,室名无我,别署无我室主人。他信佛,法名德超。与胡振、丁宝书为无锡画坛三鼎。工人物,擅画佛像,兼长山水花鸟。凡山水花卉、飞禽走兽、人物写生皆能。
在创作于1934年的粉彩踏雪寻梅图瓷板画(上文所述)的题识中,何许人曾称请“钟藩先生法鉴”。 法鉴者,具法眼而鉴评也,此言虽为歉抑之辞,但自有一份恭慕在其中。钟藩,即画家姚钟藩,吴县(今苏州市属县)人,字季翰,曾寓居上海,从老画家何煜学画,工画山水、花鸟,作品秀雅隽逸,所绘寒林山水,笔墨深处常常蕴有归隐避世的意境;他中年后郁郁不得志,终赴水而死。
纵观珠山八友的作品,何许人的雪景山水,文人气最为突出。这大概首先来源于他的生活经历,他对乱世磨难、坎坷的郁结与感悟,更来自于他的文化素养;迫于生计,他以画瓷为生,也曾经营瓷业,但他是诗书画全能的艺术家,骨子里是位文人雅士。他少年时便勤练书法,初从“二王”入手,后学汉隶 ;其书法行笔稳健,转折圆浑,顿挫变化明显,字与字之间少连笔,绵延直下,有一气呵成之势。不论单行题款还是长篇铺叙,无不布局有法,错落有致。还擅微书,有记载说能在方寸大小的印盒上书写《出师表》、《赤壁赋》等。
\
图7 粉彩江雪瓷板画
\
图8 粉彩梁园飞雪图瓷板画
何许人工诗,他的画作虽然也偶尔引用唐宋人诗句,如用柳宗元《江雪》诗“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作题(图7),引韩愈《春雪》诗“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配画,大多则常用自己创作的诗句配合画面内容,去描述画中之景、画外之意,抒发自己的情愫。其所题诗句,有一种清新的书卷之气。如1924年所作题诗:“夕钟千涧静,雪消九峰寒。”另一件梁园飞雪图瓷板画,题诗:“雪满梁园飞鸟稀,暖煨榾柮启雕扉。地炉温却松花酒,刚是溪头拾蟹归。”此画构图、题诗仿董思翁(其昌),但是作者根据画面内容,把原诗略作改动,便觉诗画交融(图8)。又如其他的题诗:“雪霁骑驴朱山中,吟诗独叹梅花瘦。”“六出霏霏舞,孤舟倚石矶。浑然冷不觉,把钓独忘归。”“垂垂树雪俯山亭,时见幽人出谷行,可惜灞桥无酒店,题诗空折野梅清。”“己欣膏泽敷梁苑,伫听欢声满蓓薝。静极卷帘不厌看,飞花乱扑玉钩尖。”再如其戊寅年(1938)作月楼赏雪图瓷板画,题诗:“朝看云际雪,夜坐月中楼。宛似青天上,俯观银汉流。”此诗乃摘引明代薛蕙《月夜望雪》一诗,原诗六句,许人弃尾联“犹怜目未尽,好为上帘钩”而取前四句诗意作画。何氏山水,诗画合璧,雅意高情,荡俗涤尘,意境深远,表现出作者深厚的文学修养。
“昔年釉下画青花,今已名成雪景家。仿古惟君称独手,南来北去走天涯”。这是珠山八友成员之一的王大凡写给何许人的诗,辑于的王氏《希平诗稿》。诗中概括了这位瓷画大师的从艺轨迹:赞誉其仿古山水独树一帜,已成雪景名家。何许人终其一生探索瓷上雪景山水技法,开启了我国瓷上雪景山水画之先河,他的创作技法流传至今,发展成为我国别具特色的一个瓷绘体系,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瓷画名家。令人遗憾的是,这位大师享年不永,传世作品不多,部分散见于国内外博物馆和一些大收藏家手中。而在今天的古玩、艺术品市场上,他的作品一直是藏家追逐寻觅的珍宝,在嘉德2012春季拍卖会,何许人的一件高仅15厘米的粉彩雪景山水笔筒(图9),现场竞买十分激烈,最终以人民币345,000元成交。
\
图9 粉彩雪景山水笔筒

相关报道:

关键词: